• 煤化工网

    油价暴跌重创俄罗斯经济,中国救还是不救

    meihuagon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俄罗斯是中国石油供应安全网的重要参与者和长期合作者,同时也是中国外交关系中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油价暴跌对俄罗斯经济的冲击会直接影响中国。本节是上一节的后续,重点探讨中国应该如何应对该事件。

    油价下跌和国际制裁使得本已乏力的俄罗斯经济更加雪上加霜。在国内,卢布大幅贬值,通货膨胀高企,资本外流压力巨大;在国外,美国白宫发言人近日表示,总统奥巴马很可能将签署新一轮的对俄制裁法案,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声称,对俄罗斯的制裁“仍不可避免”。俄罗斯经济可谓内虚外困。

    如果放在10年前,这些事件对于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以及绝大部分中国人而言或许非常遥远,就像看小说或者看电影一样,感觉与自己并不相关。但现在,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在俄罗斯内虚外困之际,中国救还是不救?

    诚然,这并不是一个有简单答案的问题——救或者不救,各有利弊,而且都不是非黑即白那么明了。笔者认为,出于以下10点考量,救比不救好,适度作为比隔岸观火更有利。中国应当提前研判形势,设计救助预案。

    第一,中国是一个大国经济体,对于大国而言,外交战略至关重要。从外交战略的角度来看,中国不应当在俄罗斯经济内虚外困之际隔岸观火,而应当有所作为。在官方的外交表述中,中俄关系被定位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是最高级别的合作关系。另外,党的十八大之后提出要与周边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建设合作共赢的“命运共同体”,适度救助俄罗斯正是这种“亲、诚、惠、容”外交箴言的实际体现,袖手旁观则可能透支外交信任。

    第二,反对救助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成本过大,可能无法收回,但现在看来,真实的救助成本是可控的,甚至还可能会产生收益。油价当前是在下跌,卢布仍处于贬值压力之下,但必须注意到,石油作为最重要的能源和大宗商品,尽管价格有涨有跌,但从历史中看大趋势,下跌不是常态(见图1.12)。即便页岩油气革命和新能源技术在长远来看能降低人类对石油的依赖,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石油价格有所反弹仍是大概率事件。事实上,在OPEC挤出战略的作用下,新增投资减少的影响不久就会体现在产量上。俄罗斯作为石油和其他多种重要能源资源品的生产大国,尽管其经济在过去20多年中跌宕起伏,但毕竟家里藏着聚宝盆,俄罗斯经济终究会恢复正常。2008年国际金融?;蟮陌咐梢圆糠肿糁ぃ?.13)。

    图1.12 石油价格长期走势(1972~2014年)

    图1.13 美元兑卢布汇率走势(1999~2014年)

    短期的巨大波动和浮亏对于一般商业机构而言难以承担,但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谋划长远,从中国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是合理的。当然,救助成本需具体测算,在制定相应计划时需要充分设计保证安全。例如,考虑到未来俄罗斯放任卢布贬值和发生恶性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在执行货币互换时可以考虑与石油购买合同挂钩等措施予以预防。

    第三,增加从俄罗斯的购油合同,看似是为了支援邻国经济,但同时对于我国而言也是在扩充石油储备,还部分起到消化超额低收益外汇储备的作用。民间和公共部门的石油储备是一个国家战略储备的重要构成部分。当前我国的战略石油储备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一般标准,而外汇储备则高达4万亿元,超出最优水平,且投资收益有限。在油价走低的区间增加购油合同,顺水推舟,不仅支援了邻国经济,而且能将部分外汇储备置换成石油储备,消化部分超额外汇储备,从某种意义上这也相当于起了增加收益的作用。

    第四,通过货币互换协议救助俄罗斯的过程,实际上也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双边、多边协议渠道是推进货币国际化的重要渠道。中国已经与很多国家签署了多项货币互换协议,而一旦有信号表明这些协议不能在关键时刻被付诸实施的话,则很可能对今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产生负面影响。

    第五,2014年7月巴西峰会之后,金砖国家合作正处于蜜月期。而当此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之际,如果中国置之不理,那么金砖国家合作很可能陷入困境,筹建中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也可能短期搁浅。而重新建立共识再启动的过程可能是漫长而困难的。另外,“丝绸之路经济带”等战略构想日后也不可避免地需要俄罗斯的支持。而如果此时适度救助,不仅能够鼓舞金砖国家合作的信心,同时也为今后更广、更深层面的南南合作夯实了基础。

    第六,救助俄罗斯实际上也是在支持中国企业。卢布贬值削弱了俄罗斯进口企业的美元或人民币支付能力,而如果货币互换实施,其中的一部分可以被俄罗斯用来增加从中国的进口,加强支付能力。

    第七,如果俄罗斯经济长期陷入衰退,也会波及中国及中国经济。而且就世界经济的大格局而言,俄罗斯陷入衰退对中国的影响弊远大于利。

    第八,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2014年我国的贸易顺差和经常项目顺差高于过去几年的平均水平。经常项目的扩大也为救助俄罗斯提供了政策空间。

    第九,有观点认为,受美国政治周期的影响,美国会在乌克兰事件的外交政策上揪住不放,因而俄罗斯的苦日子还在后头。但实际上决定俄罗斯经济走向的关键因素并不在于制裁等外在因素,而在于石油价格和内部经济。美国政治周期对俄罗斯的影响不宜被高估,据此反对救助,理由不够坚实。

    第十,即便认同“外交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并认为今日的援助不一定会种下日后的感恩,但上述理由中的绝大部分都并不依赖对方的感恩,而是站在我们自己国家利益角度的理性权衡。

    综合这些考量,笔者认为,中国应当伸出援助之手,对俄罗斯进行适度救助。而且考虑到市场预期和救助效果,快救比慢救好,主动比被动好。果断、坚决的声音更能向国际金融市场传递信心,成本更小,收益更大。

    那么,如果援助俄罗斯,有哪些可能的方式呢?。

    其一,最直接的是增加从俄罗斯的石油购买合同。上文已经指出这其实是在用外汇储备置换石油储备,不再赘述。

    其二,通过双边货币互换协议。2014年10月,中国和俄罗斯刚刚签署了为期3年1500亿元人民币/8150亿卢布的货币互换协议。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1500亿元人民币/8150亿卢布”是按照签约时的汇价1元人民币=5.43卢布设定的,当前的汇价是1元人民币=9.83卢布,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损失了671亿元人民币,因为货币互换协议尚未实际动用。如果现在两国政府决定动用货币互换,那么也是按照当前的汇价(1元人民币=9.83卢布),即中国央行给俄罗斯央行1500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俄罗斯央行给中国央行14745亿卢布(1500×9.83元人民币)。未来,只要人民币兑卢布的汇价不低于1∶9.83,中国就不会从该项救助中受损。

    其三,通过金砖国家应急安排。2014年7月,金砖五国元首在巴西福塔莱萨签署了《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根据该条约,俄罗斯最大借款额180亿美元。关于这一条约,有两点需要澄清。

    首先,根据规定,该条约需要五国国内程序都批准后再经过30日才生效。笔者在研究过程中查阅了各金砖国家央行和外交部的官方网站,发现没有资料可以证实该条约已经生效。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条约自签署到现在仅有5个月的时间,参照国际惯例,大概率的情况是到目前为止尚未生效。

    其次,即便条约已经生效,根据规定,最大借款额中有70%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挂钩,只有30%是“脱钩”额度。也就是说,即便按照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在未获得IMF贷款救助的前提下,俄罗斯最多只能从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中获得54亿美元的融资。按照出资比例,其中只有41%来自中国。而在美欧制裁俄罗斯的大背景下,IMF显然不会轻易通过对俄罗斯的援助。也就是说,如果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生效且执行,中国的救助义务只有22亿美元左右。而且这22亿美元也是以货币互换的方式按交易当日的市场汇率进行的,如果未来卢布汇率高于执行货币互换交易时的水平,中国还会从救助中受益。

    其四,通过增加对俄出口,缓解通胀压力。在卢布贬值的同时,俄罗斯国内也出现了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的情况,一些地方的超市出现了抢购潮,不少生活用品面临短缺。而卢布贬值使得从中国进口货物的俄罗斯企业的美元支付能力或人民币支付能力骤降。中国是服装、家电等生活用品的制造业大国,有能力在这方面提供相应救助。具体的做法有很多,比如,通过进出口银行向对俄出口的中国企业提供适度的政策扶持,通过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为对俄出口的中国企业提供保障,等等。另外,货币互换协议也能部分起到增加俄罗斯进口企业人民币支付能力的作用,“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实际上也是在帮助中国出口企业。

    其五,除了上述经济方面的援助外,通过参与国际斡旋、发表声明的方式向国际市场传递信心等也是可以考虑的途径。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了针对俄罗斯的新追加的制裁法案,但总统奥巴马此前曾表示反对进一步制裁俄罗斯,除非欧洲也加入。德国总理默克尔称,“制裁本身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最终目的”,但也强调,如果乌克兰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制裁仍不可避免”。这表明,尽管当前在西方国家中赞成制裁俄罗斯的声音是主流,但外交总是有回旋余地的。即便最终制裁不可避免,中国也应当择机进行斡旋,因为斡旋过程本身就是有价值的。当然,必须澄清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同意或支持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因为制裁和经济恶化很可能会恶化俄乌形势,于解决问题无益。

    标签: 经济 中国 俄罗斯 救助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