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网

    河南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过程中电力经济发展趋势研究

    meihuagon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陷入经济增长停滞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成功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的现象。据亚洲开发银行研究,如果一个国家进入中低收入国家行列超过28年未达到中高收入标准,可认为其落入“中低收入陷阱”;进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但未能在14年内进入高收入行列,可认为其落入“中高收入陷阱”。依据2011年7月世界银行划定的“中等收入”水平标准,河南省目前正处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期,经济发展方式、电力经济关系、电力需求特征都发生了变化。本文从“中等收入陷阱”的产生机理入手,分析总结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以及实现成功跨越国家所呈现出的电力经济特征,对河南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过程中的经济与电量变化趋势进行了预判。

    一 中等收入陷阱的含义及产生机理

    (一)中等收入陷阱的含义及划分标准

    世界银行根据人均国民总收入GNI[1]对经济体进行分类,划分出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根据2011年7月标准,低收入为年人均GNI在1005美元及以下,中等收入为1006~12275美元,高收入为12276美元及以上。其中,在中等收入标准中,又划分中低收入和中高收入两类。前者标准为1006~3975美元,后者标准为3976~12275美元(见表1)。

    2007年,世界银行首次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陷入经济增长停滞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成功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

    表1 世界银行根据人均国民总收入水平划分经济发展阶段

    据统计,1960年以来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只有赤道几内亚、希腊、爱尔兰、以色列、日本、毛里求斯、葡萄牙、西班牙、波多黎各、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和香港13个经济体先后跻身高收入经济体行列,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而另外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如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国家,在达到中等收入水平之后,增长速度显著放缓,长期不能达到高收入标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二)中等收入陷阱的产生机理

    经济的增长主要由供给和需求相互作用推动。从供给侧看,依据宏观经济增长函数Y=A·F(K,L,E)[2],劳动、资本、能源以及技术进步四大要素中,资本供给总量的充足程度、劳动力供给的质量、能源供应的结构及保障力度、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和创新机制的合理性,将会影响宏观经济增长和国民收入水平。

    从需求侧看,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中,投资结构的合理性、消费的支持力度、政府购买和转移支付的方向、净出口的战略导向,将直接影响国民收入的水平。

    从制度侧看,制度是宏观经济增长和国民收入水平提升的保障,包括经济体制、社会分配制度、产权制度以及创新的体制机制等。高效的制度体系能够刺激经济发展主体,使之更加有效、积极地配置资源发挥效用。

    以巴西为代表的拉美国家,过早地推进资本密集型的重化工业发展,忽视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造成供给侧劳动和资本要素的结构性失调,严重影响地区经济总产出,并造成了高失业率;同时,这些拉美国家还没有认识到消费需求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使得三驾马车无法实现对经济的均衡拉动,中低收入阶层消费严重不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多米尼加共和国在进行产业结构转型的同时,没有充分做好制度准备,基础教育和社会服务的投入和保障严重不足,产业转型得不到制度支持,最终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些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是在供给侧要素支持方面、需求侧拉动经济发展方式方面、制度侧对经济转型保障方面出现了问题。

    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会对经济体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主要体现为经济增长不稳定,增长速度缓慢甚至停滞,金融体系脆弱;民主乱象,腐败多发,社会动荡;贫富分化,收入分配不均,收入差距过大;公共服务短缺,就业困难,社会保障水平低;过度城市化等。

    二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时期典型地区对比分析

    受长序列数据获得限制,笔者以巴西、阿根廷作为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国家,以日本、韩国作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国家进行对比分析。

    (一)收入阶段对比分析

    阿根廷、巴西较长时间处于中等收入阶段,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阿根廷人均GNI在1965年为1230美元,2012年达到11870美元,从而走出“陷阱”,处于中等收入阶段长达47年;巴西人均GNI在1975年为1170美元,2015年达到9850美元尚处于“陷阱”中,处于中等收入阶段长达40年。世界四国、全国与河南人均GNI及各收入阶段年份划分详见表2、表3。

    表2 世界四国、全国及河南人均GNI

    表3 世界四国、全国及河南各收入阶段年份划分

    日本、韩国处于中等收入阶段历时20年左右,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日本和韩国分别于1986年和1996年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日本人均GNI在1966年为1030美元,1986年达到13650美元,历时20年;韩国人均GNI在1978年为1250美元,1996年达到13080美元,历时18年。

    中国目前处于中等收入阶段。中国人均GNI在2001年为1010美元并进入中等收入阶段,2015年达到7820美元,历时14年。其间,我国经济经历了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近期进入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

    河南目前处于中等收入阶段。河南人均GNI在2004年为1112美元并进入中等收入阶段,2015年达到6281美元,历时11年。长期以来,河南GDP增速变化与全国趋势一致,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2个百分点,近期增速呈现稳中趋缓态势。

    (二)经济指标对比分析

    1.人均GDP水平对比分析

    巴西、阿根廷人均GDP起伏波动较大,多次出现下滑停滞情况。阿根廷人均GDP自1965年以来累计出现8次下滑,特别是1997~2001年持续4年下降,由峰值8249美元/人降到2579美元/人,降幅达到69%。巴西人均GDP自1975年以来累计出现7次下滑,特别是1996~2001年持续5年下降,由峰值5260美元/人降到2806美元/人,降幅达到47%;近年来再次出现下滑趋势,人均GDP从2011年的13039美元降到2015年的8539美元(见图1)。

    图1 阿根廷、巴西、中国人均GDP对比

    日本、韩国人均GDP呈波动增长态势,中国保持持续增长。中等收入时期,日本人均GDP持续增长;韩国只有1次短期下滑,由1995年的13255美元/人下降到1997年的8134美元/人,降幅38%。中国人均GDP也呈持续增长态势(见图2)。

    图2 日本、韩国、中国人均GDP对比

    2.人均GNI水平对比分析

    巴西、阿根廷人均GNI起伏波动较大,多次出现下滑停滞情况。阿根廷人均GNI自1965年以来累计出现7次下滑,特别是1997~2003年持续6年下降,由峰值8110美元/人降到3550美元/人,降幅达到56%。巴西人均GNI自1975年以来累计出现5次下滑,特别是1997~2003年持续6年下降,由峰值5030美元/人降到2920美元/人,降幅达到42%。近年来巴西经济再次出现下滑趋势,人均GNI从2013年的12180美元降到2015年的9850美元(见图3)。

    图3 阿根廷、巴西、中国人均GNI对比

    日本、韩国人均GNI呈微幅波动增势,中国则呈持续增长态势。中等收入时期,日本人均GNI只有1次短期微弱下滑,由1981年的10940美元/人下降到1983年的10060美元/人,降幅仅8%;韩国人均GNI持续增长。中国人均GNI增长态势与“中等收入”时期的日本、韩国较相似,始终处于增长状态(见图4)。

    3.人均GNI增速与GDP增速对比分析

    阿根廷、巴西人均GNI增速变动幅度大。中等收入时期,GDP增速变动与人均GNI增速变动方向大致相同,但GDP增速变化较稳定,人均GNI增速变化幅度较大,且不稳定(见图5、图6)。

    图4 日本、韩国、中国人均GNI对比

    图5 阿根廷GDP增速和人均GNI增速对比

    图6 巴西GDP增速和人均GNI增速对比

    日本、韩国人均GNI增速变动趋缓。在研究时间周期内,GDP增速变动与人均GNI增速变动方向一致,逐步从较高增速向较低增速变化。在中等收入阶段,人均GNI变动幅度远大于GDP变动幅度;在跨入高等收入水平之后,人均GNI增速变动幅度逐步收窄;在跨越关键期,人均GNI的增长率变动幅度会逐步收窄(见图7、图8)。

    图7 日本GDP增速和人均GNI增速对比

    图8 韩国GDP增速和人均GNI增速对比

    中国与河南人均GNI增速变动趋缓。2005年以来人均GDP、人均GNI走势较为一致,均呈现变化幅度缓慢减弱的趋势,这一趋势与日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期所呈现的趋势基本一致(见图9、图10)。

    图9 中国GDP增速和人均GNI增速对比

    图10 河南GDP增速和人均GNI增速对比

    (三)电力消费对比分析

    阿根廷、巴西中等收入时期,电力消费增长呈波动下行态势。阿根廷电力消费增速不稳定波动与其制度功能缺失导致资源开发不稳定有密切的关系;巴西电力消费增速从1983年开始逐步下降,于1990年呈低速波动下行态势(见图11)。

    图11 阿根廷、巴西用电量增速变化趋势

    日本、韩国在研究时间周期内,电力消费增速逐步从较高增速向较低增速变化。在中等收入阶段,日本、韩国的电力消费增速保持较高水平,日本电力消费年均增速为6.1%,韩国电力消费年均增速为11.2%;达到高等收入水平后,日本和韩国的电力消费增速下降,日本电力消费年均增速降为1.6%,韩国电力消费年均增速降为6.6%;在跨越关键期,电力消费增速逐步降低。这说明在逐步进入高等收入水平过程中,这些国家的电气化水平达到较高程度,新增电力消费潜力逐步变?。?2)。

    图12 日本、韩国用电量增速变化趋势

    中国和河南中等收入阶段,用电量增速均呈现由快速增长向中低速增长变化态势。近年来的用电量增速下降比较明显,这一趋势与日韩跨越关键期的特征较为一致。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用电结构优化,是用电量增速变缓的主要原因(见图13)。

    图13 中国、河南用电量增速变化趋势

    (四)经济与电力结构对比分析

    阿根廷、巴西在中等收入时期,经济结构中第二产业占比不超过40%并持续下降,在中高收入时期基本达到30%以下;其间电力结构中第二产业占比在45%以下,并呈现小幅下降态势。世界四国、全国及河南第二产业在各收入阶段产业结构及电力结构对比见表4、表5。

    日本、韩国在中等收入时期,经济和电力结构中第二产业占比较为稳定;高收入时期,第二产业占比均有下降趋势。原因在于两国产业结构调整进程均遵循“轻工业—重工业—现代服务业—新兴战略产业”的发展路径。

    全国、河南在中等收入时期,经济结构和电力结构中第二产业占比均出现了“先升后降”的态势,且用电比重一直高于70%。原因是产业结构正在经历高耗能行业快速发展——以能源资源密集行业和低技术行业为主的旧增长动力正在退出——以高端制造业为代表的新增长动力正在崛起的这一结构调整阶段。

    表4 世界四国、全国及河南在各收入阶段产业结构对比

    表5 世界三国、全国及河南在各收入阶段电力结构对比

    (五)电力经济关系对比分析

    1.电力弹性系数对比分析

    阿根廷、巴西在中等收入时期,电力弹性系数变化波动较大,主要原因在于其间两国经济发展迟缓甚至倒退。1980~1985年阿根廷GDP年均增速为-2.5%;1986~1990年GDP年均增速为-0.5%,其间电力弹性系数为-3.78。1975~1980年巴西GDP年均增速为6.7%;1981~1985年均增速仅为1.1%,其间电力弹性系数高达6.62(见图14)。

    图14 阿根廷与巴西“中等收入时期”电力弹性系数

    日本、韩国在中等收入时期,电力弹性系数长期来看接近1,原因在于经济与电量增速变化基本保持同步。日本在中等收入时期用电量年均增速为6.1%,GDP年均增速为5.2%,其间电力弹性系数为1.18。韩国在中等收入时期用电量年均增速为11.2%,GDP年均增速为8.3%,其间电力弹性系数为1.35(见图15)。

    图15 日本与韩国电力弹性系数

    全国、河南电力弹性系数呈逐步降低态势,河南电力弹性系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01~2015年,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电力消费从快速增长转变为增速趋缓导致弹性系数逐步走低。河南经济增速始终高于全国,近期受发展动力转变、产业结构调整影响,其用电量增速放缓明显(见图16)。

    图16 全国与河南电力弹性系数

    2.经济、用电量增速差对比分析

    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在跨越中等收入的关键期,其GDP和用电量增速差往往增大,这一特征在跨入高等收入阶段后会逐步消失。从阿根廷和巴西两国GDP增速和电力消费来看,在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期间,GDP增速基本低于电力消费增速,近年来巴西呈现收敛的趋势,而阿根廷无明显趋势特征。

    日本在跨越中等收入关键期,经济与用电量增速差加大。日本在“中等收入”时期,用电量年均增速高于GDP年均增速0.9个百分点;在跨越中等收入关键期,用电量年均增速低于GDP年均增速1.3个百分点,增速差加大。这一特征在跨入高收入水平阶段后逐步减弱(见图17)。

    图17 日本GDP与用电量增速对比

    韩国在跨越中等收入关键期,经济与用电量增速差加大。在“中等收入”时期,韩国电力消费增速始终高于GDP增速,用电量年均增速高于GDP年均增速2.9个百分点(见图18);在跨入高收入水平的节点年份,增速差基本达到峰值,差值为3.6个百分点。

    图18 韩国GDP增速与用电量增速对比

    阿根廷、巴西电力与经济关系不稳定?!爸械仁杖搿苯锥?,阿根廷用电量年均增速高于GDP年均增速1.6个百分点。近年来,受国内宏观经济影响,二者增速关系多次出现反转,电力经济关系不稳定?!爸械仁杖搿苯锥?,巴西用电量年均增速高于GDP年均增速2.3个百分点,近年来两者差值缩减到1.5个百分点(见图19、图20)。

    图19 阿根廷GDP与用电量增速对比

    图20 巴西GDP与用电量增速对比

    全国与河南自“十二五”以来,经济与用电量增速差开始加大。全国2001年步入“中等收入”时期,其间用电量年均增速高于GDP年均增速0.3个百分点?!笆濉币岳?,GDP年均增速高于用电量年均增速2.1个百分点。河南2004年步入“中等收入”时期,其间GDP年均增速高于用电量年均增速3.1个百分点?!笆濉币岳?,两者增速差扩大到5.5个百分点(见图21、图22)。

    图21 全国GDP增速与用电量增速对比

    图22 河南GDP增速与用电量增速对比

    从经济增速与用电量增速关系来看,河南与全国一样近年来两者增速差在加大,且河南的表象更为明显,这一特征与日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时期所呈现的电力经济关系特征基本一致。

    三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趋势研判

    (一)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趋势研判

    参照世界银行对四个收入组的划分,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结论[3],我国已基本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条件。工业化和城镇化、科技创新、绿色经济、“一带一路”等经济支撑点将使我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根据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我国的经济发展历程可划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低收入阶段(2000年以前)。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从190美元增长到820美元,历时20年。在这一过程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是驱动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

    第二阶段:中低收入阶段(2001~2010年)。这个阶段的典型特征是劳动、资本、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等有形要素投入不断加大,增长动力主要来自要素驱动。然而,高投入、高增长也付出了资源环境代价,增长不可持续的矛盾凸显出来。

    第三阶段:中高收入阶段(2011年至今)。按照经济中高速6.5%的增速推算,我国走出这一阶段将用约13年时间。在这一阶段,经济增长开始从高速换挡为中高速,传统要素的优势逐步消失。党中央提出了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尽快提高生产率,从粗放增长转向集约增长,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是确保经济中高速增长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助推器”。

    第四阶段:高收入阶段(预计从2024年开始)。高收入经济体并不必然是发达经济体。目前,我国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上升至55.3%,仍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中国若成为发达经济体就必须是技术创新型国家,必须以技术创新作为驱动增长的根本动力源泉。

    (二)河南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趋势研判

    1.河南省将于2025年前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2004年河南省步入“中等收入”阶段,比全国晚3年。根据《河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到2020年惠及全省人民的小康社会全面建成;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以上;主要经济指标年均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生产总值年均增长8%左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个百分点以上,力争经济社会发展主要人均指标达到全国平均水平”。按照中高速发展趋势与全国经济增长水平,预计未来10年河南省GDP可保持7.5%左右的增长水平。2015年全省人均GDP为6281美元,预计2025年河南人均GDP将达到12945美元,达到高等收入国家水平。

    因此,预计河南省可在2025年前后跨入高等收入行例,比全国晚1~2年,历时22年。

    2.河南省电力消费增速放缓、结构将持续优化

    根据国际发达国家与国内先进地区发展经验,居民生活用电水平将随着电气化、城镇化水平提高大幅上升。随着河南省经济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电力仍是支撑河南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源泉,河南的电力需求是刚性的。

    2015年河南省人均用电量为3038千瓦时,低于全国4047千瓦时/人的平均水平,为全国平均水平的75%,未来电力消费增长潜力巨大。根据《河南省“十三五”电力规划》,河南“十三五”期间全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速5.5%~6.9%,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达3760亿~4020亿千瓦时。预计未来10年全省电力消费年均增速为5%~6%,低于经济增速1~2个百分点,与日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期的电力消费特征较为相似。到2025年全省全社会用电量为4940亿千瓦时,人均用电量达到5200千瓦时,此时全国人均用电量为6050千瓦时,河南为全国水平的86%。

    河南用电结构将持续优化。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随着全省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政策实施,战略新兴产业和服务业快速发展,第二产业用电比重逐渐降低,第三产业比重逐步提高。同时城镇化率不断提升带来了电气化水平的稳步提高,农网改造、电能替代等将带来农村用电潜能进一步释放。全省第二产业用电量占比将继续下降,第三产业与居民用电量占比将继续提升。预计到2025年,河南第二产业用电占比为58.5%,比2015年降低17.2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和居民用电占比分别为14.8%、24.7%,分别比2015年提高5.2个、11.9个百分点(见表6)。

    表6 2005~2025年河南省分产业用电量

    3.河南省电力增速与经济增速差变大是现阶段的典型特征

    河南省是工业大省,自2000年以来,传统的六大高耗能行业对河南省经济增长贡献较大,其用电量占比在50%以上。

    2000年以来,河南省六大高耗能产业增加值占GDP比例总体呈上升趋势,并在2011年后趋稳。从2000年占比9.6%逐步上升到2011年的16.1%,此后稍有回落,占比在15.8%左右小幅波动。

    2000年以来,河南省六大高耗能产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例呈倒U形趋势,具有明显的拐点。拐点出现在2007年,2000年河南六大高耗能产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比例为52.5%,此后一路攀升,在2007年达到65.5%的峰值,此后占比逐年降低,2015年降至54.3%(见图23)。

    图23 河南六大高耗能产业增加值及用电量占比

    河南省近期用电量增速与经济增速差逐步增大,与全省经济结构和工业结构性调整密切相关。自2005年以来,河南省用电量增速和经济增速差呈现逐步增大趋势,从2005年的0.63个百分点增大到2015年的9.7个百分点。剔除高耗能影响后,全省用电量增速和经济增速差明显缩?。?4)。一方面说明高耗能行业对GDP的拉动作用在不断弱化,高耗能行业发展是导致用电量增速和GDP增速背离的关键因素;另一方面说明在经济新常态驱动下,河南省新兴产业、第三产业和居民生活用电快速发展,新型经济结构正在逐步形成。

    图24 剔除高耗能行业前后河南省用电量增速和GDP增速对比

    四 结论及启示

    (一)主要结论

    1.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期,人均GNI变动幅度趋于平缓,电力消费增速逐步降低,GDP增速与电力消费增速差加大

    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其人均GNI的增长率变动幅度在跨越关键期会逐步减弱,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其变动幅度始终较为剧烈;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其电力消费增速在跨越关键期会逐步降低,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其电力消费增速变化无明显规律;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在跨越的关键期GDP增速与电力消费增速差呈逐步扩大趋势,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电力经济关系无明显变化规律。

    2.全国和河南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基本条件

    2015年我国人均GNI水平为7820美元,远高于当年拉美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的水平。从GNI水平变动趋势来看,全国和河南虽处于经济增速换挡期,但近期仍将呈现稳中有进的发展趋势。中国和河南成功利用工业化高速增长时期的潜力,工业化和城镇化、科技创新、绿色经济、“一带一路”等经济支撑点将促使其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全国和河南的增长方式既有生产要素支撑,又有需求侧拉动,与阿根廷、巴西等落入“中等收入”国家的震荡式增长截然不同,已经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基础条件。

    3.河南省将于2025年前后跨入高收入行列,滞后全国1~2年

    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中,阿根廷中等收入时期持续47年,巴西中等收入时期持续40年。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中,日本中等收入时期持续20年,韩国中等收入时期持续18年。预计中国将在2024年前后跨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持续24年。河南省2004年步入“中等收入”行列,比全国晚了3年,预计未来10年河南省GDP增长水平按7.5%发展,河南省将在2025年前后跨入高等收入行列,持续22年。

    4.河南省产业结构和用电结构变动趋势与全国基本一致,未来电力消费需求潜力较大,结构持续优化

    与日韩发达国家相比,河南省人均用电量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预计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期,电力消费年均增速为5%~6%,低于同期经济增速1~2个百分点。到2025年全省全社会用电量为4940亿千瓦时,人均用电量达到5200千瓦时,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从日韩情况来看,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期,产业结构和用电结构的变动幅度并不显著,在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后,产业结构和用电结构优化幅度加大,河南正处于产业结构和用电结构缓慢变动向大幅变动的关键期,未来第三产业对GDP和全社会用电量的贡献度将大幅提升。

    (二)启示

    中等收入时期是发展动力转换的关键时期,只有通过创新驱动实现发展动力平稳转换、实现经济接续发展,才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一是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是确保经济中高增速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助推器”。要重视供给侧生产要素结构优化和技术进步,加速创新驱动,推进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

    二是重视需求侧拉动方式对国民收入的影响。要通过减小收入差距,促进中等收入阶层形成,加大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度。

    三是重视制度保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重视二次分配对经济发展的保障作用,加大力度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同时,通过制度优化提升政府及金融体系效率。

    四是主动适应新常态下的电力经济特征。用电量增速放缓、第二产业用电量及增加值占比下降、第三产业用电量及增加值占比上升,是实现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典型电力经济特征,与目前河南省新常态下的电力经济特征一致。

    五是要正视河南近期用电量增速和经济增速差增大这一阶段性现象。用电量增速与经济增速差增大现象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期呈现出的典型特征,是供给侧结构优化、产业结构转型时期的共性特征。河南要以发展、客观的眼光正视这一现象,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产业结构转型。

    标签: 中等收入陷阱 河南省 趋势研究 电力经济特点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