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OPEC決定是“破罐破摔”還是“棄卒保車”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是世界石油市場上重要的參與者。在國際石油價格大幅下跌的情況下,2014年11月27日,OPEC召開會議,決定將維持3000萬桶/日的配額上限,不減產。受此影響,國際石油價格應聲繼續下跌。這篇文章寫作于OPEC會議聲明做出的當天并在微信公眾號平臺發布,隨后公開發表于“FT中文網”。當時有觀點認為,OPEC維持產量不變的舉動是“破罐子破摔”,表明OPEC已經默認了其市場勢力的下降,放棄了調控國際油價走勢的理想。對此,筆者提出了相反的觀點,結合經濟史分析,指出這是OPEC的“棄卒保車”之策,目的在于通過維持產量來“擠出”新進入的生產者。后來的事態進展證明了作者的預判。

    2014年11月27日,OPEC決定將維持3000萬桶/日的配額上限,不減產。次日,NYMEX輕質原油期貨價格跌破70美元/桶至66.15美元/桶。至此,國際油價較6月13日的年中最高點106.91美元/桶已經下跌了38%(見圖2.1)。原油現貨價格也有類似的跌幅(見圖2.2)。

    圖2.1 原油期貨價格走勢(2014年1月~2014年11月)

    圖2.2 原油現貨價格走勢(2014年1月~2014年11月)

    乍看上去,OPEC維持產量不變的舉動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因而,有觀點認為OPEC已經默認了自身市場勢力(market power)的下降,放棄了調控國際油價走勢的理想。但實際上,此舉實則是OPEC為了長期戰略利益而部分放棄短期利益的“棄卒保車”之策。

    世界原油市場是一個典型的寡頭壟斷市場。更準確地講,是一個雙層寡頭市場。2013年,OPEC、俄羅斯、美國分別占世界原油產量的42.1%、12.9%、10.8%[1],這是寡頭市場的第一層;在OPEC內部,12個成員國構成了寡頭市場的第二層(見表2.1)。OPEC成員國中份額較大的有沙特阿拉伯、伊朗、阿聯酋、伊拉克等國家,占世界原油產量的份額分別為13.1%、4%、4%、3.7%。其中,沙特阿拉伯話語權最強。

    OPEC成立于1960年,其12個成員國探明石油儲量占全球總儲量的71.9%,成員國年原油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42.1%,對世界原油市場的影響力非同小可。與所有的寡頭壟斷者一樣,OPEC自建立之日起,就在高價格與高產量之間進行權衡取舍,既希望推高價格,也希望維持自身較高的市場占有率,從而獲得壟斷利潤。

    表2.1 主要產油國原油產量占世界總產量的份額(2013年)

    1973年10月,OPEC通過限制產量獲得石油價格主導權,國際油價從3美元/桶迅速飆升到10.65美元/桶,史稱“第一次石油危機”。第一次石油危機對當時發達國家經濟體造成了沉重的打擊。1978年,伊朗政局發生劇變,緊接著“兩伊戰爭”爆發,國際油價從13美元/桶迅速攀升到1980年的34美元/桶,史稱“第二次石油危機”,其中也不乏OPEC的作用。

    但問題的焦點在于,價格與產量并不是獨立的,而是相互影響的。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如果想推高價格,就得減少產量;如果想提高產量,價格就會相應降低。2000~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由于全球石油需求猛增(主要是受中國等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帶動),OPEC在小幅增加產量的同時還能將國際油價從20美元/桶一路推高到140美元/桶。但這畢竟是在極特殊的世界經濟繁榮周期下發生的。當前,世界經濟尚未從金融危機的陰霾中完全復蘇,對石油需求的增長并不旺盛(見圖2.3)。于是,“保價格”還是“保市場份額”成為OPEC必須做出的權衡取舍。2014年11月27日的決定表明,OPEC最終在保價格和保市場份額兩個目標中選擇了后者。

    圖2.3 金融危機之后的原油價格走勢(2007年1月~2014年11月)

    在當前世界的原油生產格局下,這是OPEC從自身利益出發做出的最優選擇。由于供給相對過剩,國際油價對產量的彈性是非對稱的,即便OPEC做出小幅減產的決定,其對國際原油價格的向上推動作用也極為有限,此其一。而油價維持在現在水平或者小幅上升又會正向激勵頁巖油氣以及其他新能源的生產,從而進一步降低OPEC的市場占有率,此其二。而如果OPEC維持產量(甚至小幅增加產量),則既可以在短期維持自身的市場份額,又能較大幅度地壓低油價,起到遏制甚至擠出頁巖油氣生產的作用,從而獲得中長期利益。

    那么,OPEC的這一如意算盤是否能夠真正奏效呢?答案并不簡單。為回答這一問題,我們有必要先回顧一段歷史。

    這并不是OPEC第一次使用“擠出戰略”。20世紀70年代,英國北海油田經過大規模的開發,產量迅猛增加,對國際油價產生了向下壓力。為了維持高油價,OPEC主動減產。到1985年,OPEC的石油產量已經由高峰時期的3000萬桶/日下降到了1587萬桶/日,縮減了大約一半(見圖2.4)。國際油價的確維持在了高位(見圖2.5),但由于產量驟降,“帶頭大哥”成了最大的受害者,非OPEC國家反而從中漁翁得利。1985年12月,OPEC終于按捺不住了,宣布要重新拾回市場份額。國際油價應聲下跌,從31.75美元/桶的高點(1985年11月)一路跌至10.42美元/桶(1986年3月)。

    圖2.4 OPEC國家和非OPEC國家的原油產量(1965~2013年)

    圖2.5 原油年平均價格走勢(1972~2013年)

    故事到這里,大家或許會認為“帶頭大哥”不僅丟了市場份額,而且最后油價也跌落到了低谷,這一減一增,不是瞎折騰、賠了夫人又折兵嗎?但事情并沒有結束,后面的故事才更加精彩。國際油價的走低使得美國大量的石油生產企業不堪重負,接連破產。美國的石油產業受到了巨大打擊,在此之后長達20多年的時間里,絕對產量下降(見圖2.6),市場份額更是大幅下滑。直到最近所謂的頁巖油氣革命爆發才開始復蘇。而OPEC則在之后的一段時間里維持了較高的市場占有率,在后來的油價上升時期收益頗豐。

    圖2.6 美國的原油產量(1965~2013年)

    歷史不會重演,但歷史又常常驚人地相似?,F在看來,OPEC在2014年11月27日做出的維持產量決定與1985年時的情形是多么的相似。當前全球石油市場的過剩供給約為120萬桶/日,如果希望通過減產來提振油價,那么削減產能的幅度必須要接近甚至高于這一數字。俄羅斯已經表態不會減產,OPEC當然也不希望自己完全承擔這一市場份額的流失。更重要的是,隨著頁巖氣產油量的快速增長,全球石油市場供給過剩的局面會越來越嚴峻,如果想維持油價,未來就需要不斷地減產。這顯然是傳統的石油生產國都不愿看到的。

    OPEC所做決定的戰略意圖非常明顯,那就是:第一,維持產量,維持成員國整體市場份額;第二,既然不能扭轉油價下跌的局面,那么不妨“破罐破摔”,讓油價繼續下降,從而擠出競爭者。顯然,OPEC從1985年前后親身經歷中總結出了一條規律,那就是價格下跌不可怕,但是絕不能讓市場份額流失。正可謂應了中國的一句老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分析到這里,局勢基本上比較明朗了:①全球原油市場供給相對過剩,價格持續走低;②在頁巖油氣等新能源的威脅下,傳統產油國市場份額面臨威脅;③OPEC將計就計,希望通過維持產量放任油價下跌,試圖“擠出”新進入的生產者,特別是美國的頁巖油氣企業;④但是,傳統產油國(包括OPEC成員國)的宏觀經濟狀況和采油成本都具有異質性,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國很可能并不完全贊同OPEC的做法。

    展望未來,事態發展可能朝著兩個方向進行:一是傳統產油國內部出現分歧,甚至可能出現OPEC聯盟瓦解,“擠出戰略”失敗,原油價格繼續下跌;二是沙特阿拉伯等富國利用轉移支付等手段擺平了傳統產油國內部的分歧,價格在短期內下降,頁巖油氣企業不足以維持高成本,“頁巖油氣革命”擱淺,傳統產油國重拾市場勢力,油價由降轉升。

    我們認為,更可能的情況是介于上述兩種極端情況之間的一條中間道路:短期內,OPEC中的富國努力處置內部分歧,艱難地推進“擠出戰略”,油價繼續走低,而美國的頁巖油氣企業減少投資、奮力掙扎,財政加大對頁巖油氣革命的支持和技術研發;中短期內,傳統生產者和新進入者之間展開拉鋸戰,市場勢力極有可能會壓倒新進入者,國際油價轉降為升;但在長期來看,技術終將擊敗市場勢力,傳統產油國對能源價格的影響力終將下降。

    具體到2015年,綜合美國經濟復蘇和貨幣政策正?;?、中國經濟放緩、頁巖油氣投資周期等因素的影響,我們認為全球原油市場仍將呈現供給相對過剩的格局,油價在上半年呈下降趨勢,擊穿頁巖油氣企業的平均生產成本并維持一段時間,然后轉降為升。

    那么,OPEC這一舉動的影響如何呢?簡單地講,俄羅斯是最不愿意看到這一舉動的;美國頁巖油氣企業或許會覺得有點出乎意料,正在加緊應對;中國從短期來看當然是最大的受益者,但也不應過于樂觀,因為事態發展基本處于我們的控制之外,如果未來不有所作為的話,現在占便宜由別人決定,將來吃虧還是由別人決定。

    標簽: 產量 油價 價格 原油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