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國際油價暴跌及其對中俄能源合作的影響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2014年6月以來,在多重因素共同影響下,國際原油期貨價格經歷了斷崖式暴跌。以紐約商品交易所的WTI原油期貨價格為例,WTI原油期貨自2014年6月12日的最高價每桶107美元,暴跌至2016年1月20日的最低價每桶27美元,跌幅75%左右。國際原油市場其他主要期貨品種,如北海布倫特原油、迪拜原油、米納斯原油等均經歷了與WTI原油類似的價格暴跌和深度調整過程。

    一 國際油價深度調整原因的綜合分析

    2014年至今的國際油價深度調整由多重因素共同造成:既有國際石油市場供給和需求基本面因素,也有國際石油庫存高企、亞洲新興經濟體匯市和股市巨幅波動、美元走強及國際金融市場投機、伊朗核問題和解及美聯儲加息預期等短期原因。

    (一)供給面因素

    一方面,美國致密油產量大幅增加。自2013年第一季度至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石油產量由日均生產8983萬桶,增加到日均9552萬桶,日均增加569萬桶;美國石油產量由日均生產1168萬桶增加到1504萬桶,日均增加336萬桶,占同期全球石油產量增量的59%左右。[1]在美國2014年和2015年的石油總產量中,致密油產量占一半左右,由此可見,美國致密油產量的快速增加,是全球石油供給增加的重要原因。[2]2006年1月至2015年9月,美國致密油產量由日均37萬桶增加到日均448萬桶左右,15年間產量增加超過10倍(見圖1)。[1]

    圖1 2006年1月至2015年9月美國致密油產量

    另一方面,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并未如歷史慣例進行“限產保價”。在2014年6月至今的此輪國際油價深度調整中,為了保持自身市場份額,再加上自身成本優勢,對油價下跌有較強承受力,歐佩克并沒有采取“限產保價”措施。2013年第一季度至2015年第二季度,歐佩克整體的石油產量穩定在日均3600萬桶左右,在個別季度略有下降。在此期間,石油輸出國組織石油產量的增加主要來自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主要減產國家是利比亞、科威特和阿爾及利亞。2013年第一季度至2015年第二季度,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產量分別從日均307萬桶和1115萬桶增加到405萬桶和1201萬桶;而同期利比亞石油產量則從日均144萬桶銳減至50萬桶。從總體看,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產量增加基本被利比亞、科威特以及阿爾及利亞的產量下降所抵消,歐佩克雖然在此輪油價暴跌中并沒有如歷史慣例減產穩價,但其石油產量總體也沒有明顯增加(見圖2)。[3]

    圖2 2013年第一季度至2015年第二季度美國及OPEC、非OPEC石油產量

    (二)需求面因素

    全球經濟增長乏力導致石油需求增加有限。一方面,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和南非等新興經濟體的PMI多數掙扎在榮枯線以下。2015年11月,上述五國的PMI分別為47.2、49.1、47、51.2、52。[4]這些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速放緩導致其石油需求增加有限。另一方面,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經濟復蘇存在不確定性。2015年11月,美國、歐元區和日本的PMI分別為50.2、52、51,略高于榮枯線,[4]發達經濟體經濟復蘇的不確定性使其石油需求量大幅減少。

    (三)全球石油庫存高企增加石油供給預期,加大油價下行壓力

    受低油價影響,自2014年以來,全球石油庫存持續快速增加,從2014年1月的41.3億桶增加到2015年3月的43.3億桶左右(見圖3),高企的石油庫存增加了石油市場的供給預期,加大油價下行壓力。

    圖3 2014年1月至2015年3月全球石油庫存

    (四)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新興經濟體匯市和股市巨幅波動影響國際石油市場

    2015年8月初,中國央行進一步放開人民幣匯率管制,導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大跌。美元對人民幣匯率自2015年8月11日的1∶6.20升至8月13日的1∶6.39,人民幣貶值3.1%。[5]人民幣貶值引發其他與中國有密切貿易往來的亞洲新興經濟體的貨幣貶值,2015年8月亞洲貨幣貶值2.4%,創下2008年之后最大單月跌幅。人民幣貶值和中國PMI下滑,造成8月中國股指暴跌。2015年8月28日,中國上證指數跌至最低2850點,相比2015年6月12日的5178最高點,跌幅45%左右。[5]由于對中國經濟增速的預期悲觀,全球股市,尤其亞洲國家股市也隨之暴跌,2015年8月亞洲國家股市下跌8.7%,創下2011年之后最大單月跌幅。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新興經濟體匯市和股市巨幅波動,使國際原油市場對全球經濟預期更加悲觀,從而導致國際油價進一步下行。

    (五)美元持續走強及國際金融市場投機

    美元走強及國際金融市場投機對國際油價的影響主要通過兩種機制:一是國際原油多數以美元計價,美元與油價二者之間存在反向互動關系,美元升值則油價下跌;二是美元和石油均是國際市場重要投資品種,美元走強會導致包括原油、黃金、白銀在內的其他投資品價格下跌。2014年年初至2015年年底,美元指數(DINI)最大漲幅27%,黃金最大跌幅24%,白銀最大跌幅37%,WTI原油最大跌幅66%左右。[6]

    除上述影響國際石油市場的主要原因外,諸如伊朗核問題和解[7]、美聯儲加息預期[8]及印度尼西亞可能重新加入歐佩克等其他因素,通過各自的傳導機制影響國際油價,推動國際油價深度調整。

    二 作為評價和預判國際油價重要參考的百年油價規律[9]

    國際油價自2014年6月的最高點每桶107美元,暴跌至每桶30美元左右,雖然從短期看油價跌幅巨大,但是,如果將當前油價置于之前154年國際油價變動的長時期演變中進行分析,當前國際石油價格并非極端低價,而是大致處于國際油價的歷史平均水平(見圖4)。

    圖4 1861年以來國際油價變動情況

    首先,在此前的154年間(1861~2014年),如果以2012年美元計價,國際油價低于每桶40美元的共有119個年份,超過總年份的3/4,也就是說,低于40美元/桶的價格是之前154年期間國際石油價格的常態。

    其次,在之前的154年間,國際石油平均價格僅為每桶33美元。其中,國際油價大部分集中在每桶15~35美元,如果將目前每桶30美元的國際油價置于歷史油價走勢中,目前的石油價格略低于歷史均價。

    再次,在之前的154年間,有四次超過每桶100美元的極端高油價,這四次極端高油價均是由于當時主要石油產出國發生戰爭,使得全球石油供給預期銳減。第一次是美國內戰(1861~1865年),此次內戰使1864年的油價高達每桶118美元;第二次是兩伊戰爭(1980~1988年),此次戰爭使1980年的國際油價達到每桶103美元;第三次是伊拉克戰爭(2003~2010年),伊拉克戰爭發生數年間,國際石油價格持續上漲,2008年達到每桶104美元;第四次是利比亞戰爭(2011年),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以及持續至今的“阿拉伯之春”使國際石油價格一路攀升,從2011年開始,連續三年達到每桶110美元以上,國際油價在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分別高達每桶114美元、112美元和119美元。[10]

    歷史上四次推高國際油價突破每桶100美元的戰爭,均有兩個共性:一是發生在世界主要石油生產國;二是屬于全國范圍的大規模戰爭或動亂。美國、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利比亞以及“阿拉伯之春”波及的沙特阿拉伯、阿爾及利亞均是世界重要石油產出國,除美國外,其余國家均為歐佩克成員國,其石油產量變動對國際石油價格會起到相當程度的影響。[11]

    最后,在1861~2014年的154年間,低于15美元/桶的極端低油價主要有兩種情況。一是經濟衰退造成石油需求減少。1892年、1933年的極端低油價均由經濟衰退造成。而1915年、1945年和1946年的極端低油價則分別因為一戰和二戰導致全球經濟低迷、石油需求減少。二是新增可觀石油供給。例如,1892年的極端低油價除了當時經濟衰退的因素外,還源于美國和俄羅斯原油生產的增加,以及印尼蘇門答臘島開始生產原油。1910年和1911年的極端低油價主要源于美國得克薩斯州發現新油田。因為經濟大蕭條,1933年的國際石油價格低至每桶11.9美元,除了當時經濟大蕭條的因素外,還因為在美國的東得克薩斯發現新油田,增加了原油供給預期。此外,在1952年以及1960~1972年的十余年間,國際石油價格一直在低于每桶15美元的極端低價位運行,之所以如此,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中東以外其他地區的原油產量快速增加以及當時美國的石油產量大幅增加。[12]

    低于每桶15美元的極端低油價多數源于經濟衰退導致石油需求減少、新增規??捎^油田導致原油供給增加等供需基本面的變動,因此低油價持續時間往往相對較長,這是因為改善供需基本面需要一定時間,油價回升速度較慢,短時期回升幅度相對有限。[13]根據歷史經驗數據,國際油價下探到每桶30美元以下的可能性較大。

    三 國際油價趨勢預判:在致密油邊際成本下限達到中期平衡

    探討國際油價未來走勢可以分為短期和中期兩種情況。

    (一)短期:國際油價將繼續探底,但下跌空間有限

    在推動國價油價下行的綜合因素作用下,再加上短期市場的恐慌情緒,國際油價將下探到30美元以下。但是,從2016年年底開始,在多重因素影響下,國際油價極有可能將穩步回升。

    首先,2016年全球石油庫存增加預期放緩,國際油價下行壓力減輕。2015年下半年,全球石油庫存增加有所放緩,日均增加150萬桶左右。美國能源信息署預測,到2016年,全球石油庫存增加將進一步放緩,日均增加80萬桶左右。[14]

    其次,2016年全球石油消費預期將穩步增加。美國能源信息署預測,2016年全球石油及其他液體燃料的需求將繼續穩步增加,日均增加140萬桶左右。需求增加的主要原因在于,2016年全球經濟狀況向好,預計2016年世界實際GDP增長2.8%,比2015年增加0.4個百分點。2016年全球石油消費增加仍然主要來自非OECD國家,尤其是中國和美國的石油消費增長,預計中美兩國2016年石油消費日均增加量分別為30萬桶和10萬桶。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隨著歐洲經濟復蘇,預計OECD國家的石油和其他液體燃料消費量將達到2010年以來的最高點,日均消費4640萬桶左右,日均增加約10萬桶。[15]

    最后,2016年全球石油供給增加預期大致與2015年持平。2016年非OPEC國家的石油供給增加大致與2015年持平,日均增加130萬桶左右。受低油價影響,美國致密油和加拿大油砂油產量的增加均開始減緩。2016年OPEC國家的原油供給大致與2015年持平,日均增加80萬桶左右,其中主要來自伊朗被解除制裁后的產量增長。2016年第二季度對伊朗的石油制裁可能結束,2016年下半年伊朗原油生產可能逐漸恢復,預計2016年伊朗原油產量日均增加30萬桶左右。[16]

    此外,2016年全球原油剩余產能較低,存在油價反彈的可能性。2015年全球原油剩余產能日均150萬桶,2016年全球原油剩余產能預期有所增加,日均220萬桶左右,其中,剩余產能主要集中在沙特阿拉伯。[17]按照通常標準,當國際原油剩余產能低于日均250萬桶時,原油市場供應趨緊,會出現國際油價反彈的可能性。

    (二)中期:國際油價在致密油邊際成本的下限區域達到較為穩定的供需平衡

    致密油產量大幅增加是2014年至今國際油價下跌的關鍵原因之一。全球致密油生產已經從2005年的1億桶左右,增加到2014年的15億桶左右,[18]致密油產量的大幅增加必然加劇全球石油供求失衡,加大國際油價下行壓力。[19]

    但同時,2014年至今國際石油價格的深度下探,也對以美國為主的全球致密油商業化生產提出了嚴峻挑戰。目前美國、阿根廷和加拿大是全球僅有的三個實現致密油商業化生產的國家,其中,美國的致密油產量占全球致密油總產量的90%左右。與傳統油井相比,致密油的生產成本較高,美國致密油和加拿大油砂油的保本價格在每桶50~80美元(見圖5)。如果國際石油價格繼續下探,則目前多數致密油和油砂油企業將收不抵支,面臨虧損倒閉的風險。

    圖5 主要石油輸出國石油生產成本

    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的預測,由于低油價的影響,自2015年5月到2016年8月,美國原油產量預計將持續下降。預計當WTI價格低于每桶60美元時,美國致密油鉆探和鉆完井數量會降低。2015年下半年,美國致密油產量預計日均下降15萬~30萬桶,加上其他石油生產因為低油價減產,預計到2016年年底國際石油供需將逐漸走向新的平衡。

    如果使全球石油供需實現再平衡,必須通過較低油價迫使部分致密油生產企業停產或關閉,通過降低致密油產能,使全球石油供應與需求達到較為穩定的平衡。目前美國和加拿大致密油和油砂油的成本為每桶50~80美元,未來致密油企業可以通過技術進步和提高生產效率來降低生產成本,因此,未來致密油企業的邊際成本有可能在目前生產成本的基礎上,降低至每桶40~70美元。另外,鑒于未來三年全球石油需求的緩慢回升以及致密油企業可以通過金融手段增強對低油價的抵御能力,在不考慮突發地緣政治事件等不可預期情形的前提下,自2016年第四季度開始的三年時間內,國際油價將在致密油邊際成本的下限區域,即每桶35~55美元區間達到較為穩定的供需平衡。在這樣的價格區間,部分致密油產能將會由于收不抵支退出市場,與增長乏力的國際石油需求增長相匹配實現供需再平衡。

    四 敘利亞危機對國際油價的影響有限

    受俄羅斯空襲敘利亞“伊斯蘭國”極端組織消息刺激,國際石油價格曾經短期反彈。但是,俄美兩國的地緣戰略和現實利益決定了敘利亞危機的程度和持續時間相對有限。敘利亞危機將會在美俄互相讓步的情況下逐步降溫,最終走向政治解決,國際石油市場所擔憂的敘利亞危機“外溢效應”不會出現。國際原油價格將再次回歸原油市場本身,更多反映市場供需基本面的變化。

    (一)俄羅斯直接軍事介入敘利亞危機短期推動國際油價回升

    自俄羅斯2015年9月30日直接軍事介入敘利亞危機、啟動空襲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極端組織之后,美國WTI原油期貨價格在接下來的10天時間內持續反彈。從9月29日的收盤價每桶44.85美元,最高達到10月9日的每桶50.89美元,漲幅超過13%。除了其他因素的影響,俄羅斯直接對敘利亞“伊斯蘭國”發動空襲是當時油價短期反彈的重要因素之一。

    雖然地處中東,但敘利亞并非石油輸出大國,在西方制裁之前,敘利亞日產原油37萬桶,僅占全球原油總產量的0.4%,日均出口原油不到15萬桶,石油產品甚至需要從國外進口。[20]但是,敘利亞卻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輸出樞紐之一,在地理位置上,敘利亞臨近連接地中海與紅海的交通樞紐,如果敘利亞危機升級,蘇伊士運河(日均輸送石油及其制品220萬桶)和蘇伊士—地中海輸油管道(日均輸送石油150萬桶)有可能受到影響。此外,敘利亞東部毗鄰伊拉克北部的石油重鎮、北部接壤土耳其,而土耳其的杰伊漢港則是歐洲兩條重要輸油管道——巴庫—第比利斯—杰伊漢(日均輸送原油120萬桶)和基爾庫克—杰伊漢(建設能力日均輸送原油165萬桶)的終點。

    除敘利亞本身外,中東幾個重要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國——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等,均與敘利亞國內局勢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再加上石油出口大國俄羅斯在敘利亞直接軍事介入,使國際石油市場一度擔心敘利亞危機可能發生“外溢效應”,進而影響國際石油供給,這種市場情緒成為2015年9月30日至10月10日國際油價短期反彈的重要推動因素之一。

    (二)俄美兩國的地緣戰略和現實利益決定了敘利亞危機的程度和持續時間相對有限

    敘利亞危機發展至今,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成為俄羅斯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之間的代理人戰爭,但是,俄美兩國的地緣戰略和現實利益決定了兩國在敘利亞介入的程度和持續時間相對有限。

    第一,從地緣戰略方面看,中東地區當前并非俄美兩國的戰略重心。

    進入后冷戰時代以來,經濟競爭逐步取代軍備競爭,成為美俄等世界大國競爭的主題。隨著中日韓印等亞太新興經濟體的崛起,亞太逐漸取代歐洲大西洋地區,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在這一全球政治和全球經濟深刻轉變背景下,奧巴馬在2009年年初上任伊始,即提出“重返亞太”,將亞太地區作為美國全球地緣的戰略重心[21],在包括中東在內的其他地區總體奉行戰略收縮和戰略穩定政策。從俄羅斯方面,普京政府同樣將亞太地區作為僅次于獨聯體地區的地緣區域予以重點關注,提出“俄羅斯的太平洋戰略”、成為新的“歐洲太平洋國家”等,希望通過參與亞太地區的一體化進程,帶動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的發展。與冷戰時代相比,中東在俄羅斯總體地緣戰略中的地位大大下降,并非俄羅斯的戰略重心。

    第二,現實利益方面,美俄兩國當前面臨的首要問題均是發展國內經濟,長期深入介入敘利亞危機并不符合兩國的現實利益。

    奧巴馬上任以來,美國經濟復蘇乏力,美國民意并不支持再次深度卷入一場中東戰爭。此外,奧巴馬任期僅剩不到一年,奧巴馬政府不太可能在敘利亞進一步深度介入,使美俄矛盾升級失控。俄羅斯方面,如果要保持并擴大在敘利亞的影響力,俄羅斯需要持續不斷向敘利亞提供軍事和經濟支持,但是在國際油價持續走低影響本國油氣出口收入、因烏克蘭危機遭受西方制裁、盧布大幅度貶值、國內通貨膨脹嚴重等背景下,普京政府并不具備長期、深入介入敘利亞危機的真實意愿和能力。

    (三)敘利亞危機對國際油價的持續影響有限

    雖然俄羅斯在敘利亞境內的軍事空襲在短期推動了國際油價小幅反彈,但是,通過軍事空襲獲得與美國和歐洲在敘利亞和烏克蘭問題上的談判籌碼,應該是俄羅斯的主要目標,一旦俄羅斯的這一目標獲得部分滿足,俄羅斯隨之也會做出部分妥協,敘利亞危機和烏克蘭危機將會在美俄互相讓步的情況下逐步降溫,最終走向政治解決,國際石油市場所擔憂的敘利亞危機“外溢效應”不會出現,對石油輸出國組織原油供給減少的預期將不復存在。

    國際原油價格的變化同樣反映了原油市場對敘利亞危機走勢的看法,在經歷10天左右的小幅反彈后,國際油價很快再次回歸到原油市場本身,更多反映市場本身供需基本面的變化。從2015年10月12日起,受俄羅斯空襲敘利亞“伊斯蘭國”極端組織消息刺激的國際油價小幅反彈基本結束,開始了新一輪下跌調整,美國WTI原油期貨價格從10月9日的最高每桶50.89美元,再次一路持續探底。

    此外,受國際石油價格一路走低刺激,2014年是自2008年以來全球石油庫存增加最多的一年,日均增加80萬桶左右。[22]2015年,隨著國際油價繼續下探,國際石油庫存也一路持續增加,2015年第一季度全球石油庫存日均180萬桶,第二季度全球石油庫存日均230萬桶,較第一季度多出28%。[23]國際能源署2015年6月的報告顯示,主要工業化國家的原油儲備足以滿足93天的使用,國際原油儲備充足將極大緩和敘利亞危機對國際油價的短期沖擊。

    五 國際油價深度調整背景下中俄能源合作機遇

    中國目前是全球第二大原油進口國,是俄羅斯第三大原油出口伙伴國,國際油價下跌總體將會增加中國在中俄能源合作中的主動性和優勢地位。具體來講,國際油價下行將對中俄能源合作產生以下幾個方面的影響。

    (一)中俄原油交易價格下降:中國原油進口成本降低,可以分步驟增加國家石油儲備

    由于中俄原油貿易合同均采取與國際原油價格掛鉤浮動的定價公式,因此,當國際原油價格下跌時,中國自俄羅斯進口的原油價格隨之相應下調。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雖然中俄原油貿易數量有所上升,但原油交易價格下降,使中俄原油貿易總額下降,換言之,購買同等甚至更多數量的俄羅斯原油,中國付出較少的貨幣,進口成本降低。

    根據國際能源署和美國能源信息署的分析預測,雖然自2015年下半年國際原油需求出現反彈,但由于國際原油供給減緩需要一段時間,未來數月內國際原油價格仍將繼續下行,目前國際原油價格尚未見底。美國能源信息署預測,當國際原油價格探底后,美國WTI原油期貨將在每桶54美元(2016年)左右達到較為穩定的供需平衡。

    從歷史數據看,目前每桶30美元左右的國際原油價格接近每桶33美元的國際石油歷史均價,短期國際油價或將繼續最后探底,但下跌空間已經有限。中國可以利用此次國際油價深度下探的合適時機有步驟抄底,設定合理價格區間,分批購買國際原油,其中包括增加從俄羅斯的原油進口數量,增加本國的石油儲備,包括國家戰略儲備和商業儲備。

    (二)俄羅斯對華出口原油意愿增強:中國在中俄石油談判中地位增強,可以適時解決中俄能源合作中的價格談判障礙

    此輪國際原油價格深度調整的一個根本原因是國際原油供需失衡,為了與致密油生產商、與非OPEC石油出口國家爭奪市場份額,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等主要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國持續增加產量,使國際原油供過于求的失衡局面進一步加劇,導致國際油價持續下跌,進入惡性循環。

    面對國際油價暴跌,俄羅斯沒有能力與石油輸出國組織協調立場、通過降低產量遏制價格下跌。為了保持本國在國際原油市場的出口份額,俄羅斯只有保持甚至提高產量。在此背景下,俄羅斯向石油需求相對強勁的亞太地區尤其向中國增加原油出口的意愿大大增強。

    雖然目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但是,由于可觀的經濟總量以及特殊階段的能源消費結構,中國目前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原油進口國、俄羅斯第三大原油出口伙伴國。在俄羅斯急于尋求原油出口多元化、為本國原油尋找需求穩定而強勁的市場時,中國無疑成為較優選擇。

    國際原油從供不應求到供過于求的根本轉變以及國際原油價格從高位到相對低位的深度調整,使中俄雙方在能源談判中的地位發生轉變:當中國在國際原油市場上有了價格更低、數量更多的原油進口選擇時,在中俄能源合作中就掌握了更多的談判籌碼,具備了更強的議價能力。中國相關油氣企業可以充分利用此次有利時機,適時推進解決長期困擾中俄能源合作的價格談判障礙。

    (三)俄羅斯對華轉讓上游油氣資產積極性增加:參與俄羅斯油氣上游領域出現難得機遇,中國油氣企業可以利用時機加快“走出去”

    普京政府對于本國油氣勘探開發上游領域一直嚴加把控,外資介入的機會少、門檻高。但是,自2014年以來,由于國際油價下跌造成俄羅斯油氣企業資金緊張、烏克蘭危機導致美國和歐盟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能源企業進行全方位經濟制裁,再加上俄羅斯本國油氣產業發展戰略調整的需要,普京政府對中資進入俄羅斯油氣上游領域參與油氣田勘探開發的態度出現轉變,對中國油氣企業持歡迎態度。

    普京政府對中資企業參與俄羅斯上游油氣勘探開發態度的轉變,直接促成了中石油參股萬科爾油田、中國華信能源參股貝加爾項目、中石化入股東西伯利亞石油公司和秋明石油公司、中石油和絲路基金參股亞馬爾液化氣公司等合作意向,實現了中俄能源上游合作的突破。

    近幾年為了進一步提高俄羅斯國有能源企業的生產和管理效率,俄羅斯政府開始考慮在保持政府絕對控股的前提下,適度增加國有能源企業私有股份的比重。在當前國際油價大跌、油氣出口收入銳減情況下,引進非國有資本預期會緩解本國能源行業的資金緊張,俄羅斯政府有可能會加快這一政策的實施進度,這為中國能源企業以參股、并購等形式介入俄羅斯上游油氣領域提供了良好機會。根據歷史經驗,俄羅斯對外資參與本國油氣領域的政策多變,因此,中國油氣企業應抓住目前難得機遇,加快“走出去”步伐,通過參股、并購等形式,積極介入俄羅斯上游油氣市場。

    (四)俄羅斯對華油氣設備進口需求增加:中國油氣裝備制造和工程技術服務具備明顯價格優勢,可以抓住時機打入規??捎^的俄羅斯市場

    俄羅斯油氣裝備和技術服務的對外依賴度一直較高,國際油價下跌使俄羅斯油氣企業利潤減少、投資和運營資金緊張。這種情況促使俄羅斯一方面加快本國油氣裝備和技術服務的“進口替代”,另一方面也轉而向其他國家尋求價格更低的油氣裝備和技術服務。

    目前中國的油氣裝備制造和工程技術服務雖然整體水平不高,但在海上天然氣勘探開發、致密油、測井、物探、大型煉廠工程建設等領域具備一定的技術和研發優勢。此外,中國的油氣設備和技術服務與美歐能源企業相比,具有明顯的價格優勢,這為中國油氣裝備制造和工程技術服務打入規??捎^的俄羅斯市場提供了良好契機。

    北極大陸架、致密油、深水油田,以及西伯利亞遠東難開采油氣田是未來數年俄羅斯油氣勘探開發的重點。烏克蘭危機發生后,美國和歐盟等西方國家聯合對俄羅斯難開采油氣田所需的先進勘探開發技術和服務實施出口禁令,使俄羅斯在先進油氣設備和技術服務方面陷入了資金緊張和技術封鎖的雙重困境。在此情況下,中國能源企業可以憑借技術競爭力和價格優勢,加大與俄羅斯在油氣裝備制造和工程技術服務領域的合作,打入規??捎^的俄羅斯油氣裝備和技術服務市場。

    (五)俄羅斯油氣企業資金緊張:推動中俄油氣貿易本幣結算,甚至為未來的“石油人民幣”打開窗口

    油氣出口收入歷來是俄羅斯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俄羅斯52%的聯邦預算收入、超過70%的出口收入均來自油氣出口。國際油價大跌再加上美歐對俄羅斯油氣企業實施融資制裁,使俄羅斯油氣收入預期大幅度減少,資金壓力進一步加大。在此背景下,中國可以適當加大對俄羅斯油氣企業的融資支持[24],一方面通過融資貸款的形式,帶動兩國油氣設備及相關技術服務的進出口貿易;另一方面通過融資合作,可以推動兩國油氣貿易的本幣直接結算。

    目前中國是全球第二大原油進口國,俄羅斯是世界第二大原油出口國,中俄兩國的原油貿易在世界原油貿易總量中占有很大的份額,可觀的貿易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國際原油貿易的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梢詮闹卸黼p邊原油貿易開始嘗試,逐步擴大人民幣在國際原油貿易結算中的比重,甚至為未來可能的“石油人民幣”打開機會之窗。

    標簽: 敘利亞危機 中俄能源合作 國際石油價格 油價預判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