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OPEC不會調整石油供給策略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本節寫作于2015年末OPEC第168次會議召開前夕,邏輯上與《OPEC決定是“破罐破摔”還是“棄卒保車”》一文相承接。在會議召開之前的一段時間里,國際石油市場進入了高度不確定狀態,各方參與者和研究者對OPEC未來策略的可能變化莫衷一是。本節中,作者通過分析得出預判:OPEC在此次會議上不會調整策略,而會繼續保持上一年會議提出的既定做法。幾天之后的會議公告證實了作者的預判。

    國際石油市場自2014年6月以來經歷了長達一年半的下跌和低迷,在決定供給需求的基本面因素沒有發生太大變化的情況下,地緣政治因素和OPEC策略成為影響未來石油價格走勢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2015年12月4日,OPEC將在維也納舉行第168次會議,會上將就石油市場現狀進行討論并決定未來半年至一年的石油供給策略。隨著這次會議的鄰近,國際市場上與原油相關的交易也進入了一個比較謹慎的靜默期。

    2014年11月,OPEC會議做出了維持3000萬桶/天的配額上限不變的決定。那么時隔一年,在多數成員國都深受低油價之苦的情況下,OPEC會繼續上一年的策略呢,還是會有所調整?換句話說,OPEC會不會達成限產協議,通過一致行動來提振石油價格?

    首先,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最新展望數據,2016年全球的石油需求為9580萬桶/天,非OPEC國家的供給約為5770萬桶/天。假設OPEC天然氣凝液產量增加至680萬桶/天,那么供需平衡點上OPEC的原油供給為3130萬桶/天,高于OPEC目前3000萬桶/天的配額上限。從這個角度看,除非OPEC有強烈的意愿抬高油價,否則沒有必要對3000萬桶/天的上限進行調整。

    其次,OPEC是否有強烈的意愿抬高油價呢?直觀上看,賣東西的人總希望所賣之物價格越貴越好,OPEC當然也不例外。但身處市場中的參與者很清楚,意愿取決于能力。盡管世界石油市場是一個雙層寡頭市場,OPEC占全球石油總供給的40%以上,但是其市場勢力是有限的。大量的經濟學研究表明,在多數歷史時期,OPEC并非像卡特爾那樣行事。這是因為,即便在寡頭市場結構下,對市場份額的競爭也是非常激烈的,OPEC想要提振油價并不容易。特別是在當前的情況下,OPEC很難做到借助其市場勢力來抬高油價獲益。

    原因一,如果僅在短期減少供給,那么考慮到當前高企的庫存,難以起到抬高油價的作用;而如果長期減少供給,那么其份額會被其他產油國搶走。這一困境也是2014年底會議上OPEC艱難選擇了“棄價保額”的主要原因,現在仍然存在。

    原因二,考慮到價格彈性,如果僅小幅減少供給,OPEC難以獲得收益;而大幅減產的可行性和約束力則都是存疑的。例如,5%的減產即便能引起略高于5%的價格提升,但對于總體上提高石油出口收入來講效益并不明顯,杯水車薪;而20%甚至更大幅度的減產雖然對應的價格彈性會更大,但在目前大多數成員國都面臨財政壓力的低油價環境下,大幅削減配額協議達成的可能性并不大。

    原因三,最大的成員國沙特阿拉伯并沒有強烈的意愿來減產提價。沙特阿拉伯占OPEC全部產能的1/3以上,在組織內部擁有很大的話語權?!笆屯鯂惫倘辉谝馐蛢r格的漲跌,但當前最關心的乃是其在中東地區地緣政治格局中的地位,以及與主要域外大國之間的關系。盡管低油價對沙特阿拉伯財政造成了一定影響,但與其他OPEC國家相比,沙特阿拉伯受到的影響相對更小,遠未到難以支撐的地步。況且沙特阿拉伯非常清楚,石油是一個周期性產業,只要替代技術尚未大規模商業化,油價早晚會止跌回升,屆時依靠豐富低廉的石油儲藏,沙特阿拉伯依然是最大的供給方之一,所以大可不必逞一時之意氣。因而與區域大國地位和政治穩定相比,提振油價對于沙特阿拉伯而言只是次級目標。

    原因四,OPEC內部成員國之間存在利益不一致,集體決策面臨困境。有些成員國是希望提振油價的,有些意愿則不是那么強烈。前者以委內瑞拉等外圍國家為代表,后者以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等海合會國家為代表。兩個群體在石油儲量、經濟發展水平、產業結構等方面差異很大,因而期待的石油政策也不同。即便各方就限產提價達成一致意見,配額分配難題也可能足以讓計劃擱淺。最簡單的做法是各成員國按照比例分攤配額削減任務,但實際上這并不公平,而且因為很難保證所有成員國都激勵相容,所以即便達成了協議,也會有人不遵守。這是一個典型的“囚徒困境”問題。盡管不是單次博弈而是重復博弈,但如果沙特阿拉伯無法或者不愿動用懲罰機制作威脅的話,那么就無法確保其他成員國遵守。在歷史上,沙特阿拉伯曾經擔當大國義務,承擔了主要的減產責任,但這一次很難認為它還有能力、有意愿這么做。沙特阿拉伯目前的上策是在歐洲和亞洲維持和擴大市場份額,而不是當“帶頭大哥”主導風險很大的限產協議來自縛手腳。

    最后,研究石油經濟歷史可以發現:影響OPEC行為的因素絕不僅是經濟方面的,而且包含政治因素。例如,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是由阿以沖突這一政治原因引起的,阿拉伯國家為了反擊西方國家對以色列的支持而開始石油禁運,國際油價從3美元/桶迅速飆升到10.65美元/桶?!暗诙问臀C”背后也不乏政治和國際關系沖突的身影。西方學者在研究這些歷史時往往只片面強調石油價格攀升造成的嚴重經濟后果,而很少提及石油價格為什么會迅速上升,阿拉伯國家為什么會進行石油禁運。兩次石油危機常常被經濟學家看作卡特爾利用市場勢力抬高價格并進而損害社會總福利的經典案例,但如下事實被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如果拋開當時特殊的地緣政治沖突和國際環境的話,那么OPEC其實很難達成一致行動協議,所謂的石油危機也很難發生。事實上,OPEC利用的不僅是市場勢力,還包括政治宗教勢力,而且如果缺失了后者作為前提,OPEC的市場勢力很難起作用。記住這一點對于理解預判OPEC當下和未來的戰略決策至關重要。當前中東地區正處于地緣政治大變革的時期,但并未出現類似第一次石油危機前夕的政治宗教勢力格局。

    綜上所述,OPEC更可能做出的決策是維持上一年的表述,而非改弦更張。同時,為了平衡各成員國的利益、維護OPEC的團結,還會對部分成員國的配額進行重新分配。當然,考慮到需求在增長,“維持3000萬桶/天不變”與上一年的“維持3000萬桶/天不變”的意義并不完全相同。達成限產提價協議是小概率事件,發生的可能性不大。

    標簽: 沙特阿拉伯 石油 油價 成員國 策略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