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中國與海灣合作委員會國家經濟關系探析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與海合會國家的經濟關系在中國與中東國家經濟關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增加了對能源的需求,而海合會國家經濟以能源為支柱產業的特點決定了其經濟發展需要穩定的能源市場。能源合作成為雙方經濟合作的核心,并通過雙邊貿易、投資和工程承包得以體現。能源關系的發展推動了貿易、投資和工程承包合作的發展,使雙方經濟合作規模不斷擴大。保持和發展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雙邊經濟關系,促進石油美元的順利回流,在增加從海合會進口石油的同時保持國際收支的基本平衡以及保持穩定的石油進口,有利于促進中國經濟的良性運行。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關系發展前景廣闊。

    一 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關系快速發展

    隨著中國與海灣合作委員會(以下簡稱“海合會”)簽訂《經濟、貿易、投資和技術合作框架協定》及啟動中國-海合會自由貿易區談判,雙方經濟關系在貿易、投資、工程承包等方面發展迅速。海合會已經成為中國第八大貿易伙伴,是中國著力開拓的新興市場。

    (一)雙邊貿易增速

    1.貿易額快速持續增加

    隨著中國對外貿易的不斷發展,尤其是石油進口的增加,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雙邊貿易也迅速發展,海合會國家已成為中國“充分利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和實施“市場多元化”戰略的重點地區。中國與海合會國家貿易機制不斷完善,推動了雙邊貿易的發展,雙邊貿易額呈快速增長趨勢。

    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統計資料,2000~2009年,中國與海合會國家雙邊貿易額從100.9億美元上升到679.2億美元,年均增長57.8%。中國對海合會國家的商品出口額從36.8億美元上升到312.5億美元,進口額從64.5億美元上升到294.5億美元。其中,與中國貿易額較大的海合會國家有沙特、阿聯酋和阿曼,2009年貿易額分別達到325.5億美元、212.3億美元和61.6億美元。[1]

    圖1 中國與海合會國家貿易變化

    隨著中國與海合會國家貿易額的增加,雙方貿易結構不斷升級,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后,以石油換工業制成品的貿易結構逐漸形成。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貿易結構是以中國進口海合會國家的石油為核心,出口到海合會國家的產品多為工業制成品和傳統加工制成品,如機電類產品及服裝鞋帽、箱包等,以制成品換取石油。在雙邊貿易中,中國持續保持逆差地位。

    2.自貿區談判逐步推進

    由于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進口關稅逐步降低,海合會國家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門檻也進一步降低,促進了中國與海合會國家商品進出口的發展。

    為促進雙邊經濟關系的發展,中國已開始與海合會國家商討建立自由貿易區,并于2004年7月啟動中國-海合會自貿區談判,2005年4月23~24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舉行了首輪談判。2005年6月20~21日,中國-海合會自由貿易區第二輪談判在北京舉行。雙方就自貿區市場準入和原產地規則等問題進行了具體磋商,并就貨物貿易關稅減讓模式達成了一致意見。2006年1月17日,雙方在北京舉行第三輪談判,在前兩輪談判的基礎上進行了深入磋商,并在海關核查程序、技術性貿易壁壘、衛生和植物衛生措施、貿易救濟、與貨物貿易有關的法律、自由貿易協定文本等問題上取得了積極的進展。2006年4月3日,第四輪談判在阿曼首都馬斯喀特舉行,具體的談判基本是圍繞一般貨物貿易的進口市場準入進行,包括進口關稅的減讓、非關稅措施的規范化等。2009年6月22~24日,中國與海合會在沙特首都利雅得重啟自由貿易區談判。談判期間,雙方就貨物貿易主要關切和服務貿易初步出價進行了深入磋商,并取得了積極進展。雙方已在貨物貿易談判大多數領域達成了共識,并啟動了服務貿易談判。2010年,中國與海合會就啟動中-海經貿聯委會進行了磋商,中-海經貿聯委會系根據中國與海合會2004年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規定成立的工作機制,主要就涉及中、海整體經貿合作的戰略性議題深入交換意見并制定和實施相應的工作規劃。2011年7月31日,中國與海合會就落實中-海經貿聯委會機制及第一屆經貿聯委會安排進行了深入討論,并一致認為,中-海經貿聯委會機制的建立和運行必將對快速發展的雙方貿易、投資和技術合作進一步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二)雙邊投資數額增加,領域擴大

    隨著石油價格的提高,大量的石油美元推動了海合會國家經濟的高速發展,在此基礎上,海合會國家不斷完善基礎設施,制定更加寬松的政策,外國直接投資(FDI)的流入和流出都保持快速的增長。2004~2008年,海合會國家外國直接投資的流入和流出連續5年持續增長,這為中國與海合會的相互投資增加了機會。中國對海合會國家投資逐年增加。

    21世紀之前,中國對海合會國家的投資起步較晚,規模較小,投資的區域比較集中,主要設立了一些加工廠,如塑料廠、編織廠、皮革廠等,多數設在阿聯酋。2001年以后,隨著中國“走出去”戰略的貫徹和實施,中國企業在海合會國家的投資規模逐漸擴大,投資的區域也逐漸拓展,涉及的行業布局也趨向合理。盡管項目的規模和布局有所不同,但從經營情況來看,這些項目普遍取得了較好的經濟效益。獨資、合資企業逐漸增多,規模也有所擴大。特別是在石油領域的投資合作走向深層次,進一步擴大了中國與海合會產油國之間的油氣合作規模。在尋求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互利合作上取得了較大的突破。

    雖然自21世紀初以來,中國對海合會國家的直接投資逐年增加,但總的來看,海合會國家在中國對外直接投資中所占比重較小,約在1%以下。[2]中國企業對海合會國家的投資流量雖然保持增長,但存量增長緩慢。2003年中國對海合會國家投資總流量為1066萬美元,2008年為2.05億美元。2003年中國對海合會國家投資存量為3363萬美元,2008年為10.6億美元??偟膩碚f,海合會國家在中國對外直接投資中所占的比重較小。在海合會國家中,沙特是吸引中國投資最多的國家,2008年,中國對沙特直接投資存量為6.2億美元,占中國對海合會投資總存量的58.3%。其次是阿聯酋,2008年中國對阿聯酋投資存量為3.8億美元,占中國對海合會投資總存量的35.3%。此外,中國對科威特、卡塔爾和巴林等國的投資存量也在增長。[3]

    海合會國家對中國的投資額從2003年以來呈上升趨勢,從2003年的7.9億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77.6億美元。其中,沙特和阿聯酋對中國的投資居第一和第二位。[4]

    海合會國家對中國的投資通過主權財富基金和合資的方式進行。如海合會國家的主權財富基金目前已入股四川久大鹽業、工商銀行等中國企業,并在上海等地設立了代表處。其中,沙特王國控股公司(The Kingdom Holding Company)、沙特阿齊齊亞商業投資集團(Al Azizia Commercial Investment Co)聯合其他數家投資公司共同購買中國銀行20億美元的股份。

    (三)工程承包額增加

    海合會國家是中國對外承包工程的重要市場。由于石油價格高漲,海合會地區經濟繁榮,當地建筑市場需求強勁,中國對海合會國家的工程承包業務穩步發展,工程承包額不斷增加。2004年前,中國在海合會國家承包工程量較小,近年來迅速增加。2001年中國與海合會國家工程承包完成營業額3.4億美元,到2009年,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達92.5億美元[5],年平均增長率為76%(見圖2)。兩項數據均遠遠超過同期中國海外工程承包合同總額年平均增長37%和營業總額年平均增長31%的增長速度,比同期世界225強建筑工程企業在中東承包工程營業額的年平均增長速度快1倍以上。[6]

    圖2 2000~2009年中國在海合會國家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情況

    隨著石油進口的增加,中國與海合會國家雙邊貿易額迅速上升,與石油相關行業的投資也迅速增加,而石油價格的上升帶動了海合會國家工程承包市場的繁榮,同時使得中國企業獲得了更多的工程承包機會。

    二 能源是中國與海合會經濟關系發展的主要驅動力

    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關系通過雙邊貿易、投資和工程承包體現,而在這些領域中,大都以能源為核心。能源關系的發展推動貿易、投資和工程承包合作的發展,使得雙方經濟合作規模不斷擴大。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增加了對能源的需求,而海合會國家經濟以能源為支柱產業的特點決定了其經濟發展需要穩定的能源市場。因此,能源合作成為雙方經濟合作的核心。中國與海合會國家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有利于雙方的經濟安全和互利合作實現共贏。

    (一)石油是雙方貿易的主要商品

    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貿易結構以中國進口海合會國家的石油為核心,除巴林外,中國對海合會國家的貿易中,石油及相關產品的進口額占總進口額的50%以上(見表1),進出口產品結構是以制成品換取資源。

    表1 2008年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貿易

    中國與阿曼的雙邊貿易結構極不平衡,中國自阿曼的進口占雙邊貿易的絕大部分,進口的商品主要為原油,中國出口到阿曼的商品主要為機電產品、鋼鐵及其制品、高新技術產品和紡織品等。2010年中國對阿曼出口額僅為9.4億美元,而進口額為97.7億美元。[7]兩國貿易逆差的狀況在短期內難以改變。中國已連續多年穩居阿原油第一大進口國地位。2010年,阿曼對中國出口原油1.113億桶,同比大幅增長43.4%;占阿曼原油出口總量的41.4%。[8]

    沙特是中國第一大原油進口來源地。2008年,中國從沙特的進口總額為310.2億美元,其中石油進口額為258.2億美元,占總進口額的83.2%。2010年中國從沙特進口原油4464.3萬噸,同比增長7%,占中國全年原油進口總量的18.7%[9]。此外,中國還從沙特進口天然氣、塑料和鋼材等資源和原料性產品。中國對沙特出口的主要商品有服裝、紡織和機電產品。

    2008年4月,中石油與卡塔爾天然氣公司和殼牌石油公司簽署巨額天然氣協議,決定每年從卡塔爾購買300萬噸液化天然氣;同月,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也宣布與卡塔爾社會天然氣公司簽署液化天然氣購買框架協議,決定每年從該公司購買200萬噸液化天然氣。隨著中國對卡塔爾的能源進口依賴加深,中國對卡塔爾的以石油為核心的貿易結構短期內難以改變。

    (二)雙邊投資增長與石油密切相關

    比較而言,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雙向投資落后于雙邊貿易。但是,近年來,雙方投資也不斷增長,中國對海合會國家的投資主要集中在與石油相關的領域,并與海合會國家開展互利合作,尋求優勢互補和共贏。

    2003年,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收購了挪威的阿特蘭蒂斯公司,從而獲得了在阿聯酋、阿曼等國的12個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區塊的權益,凈權益內探明資源約1000萬噸油氣當量,并有較好的資源潛力,這是該公司首次成功邁入海合會地區石油上游領域的重要項目,進一步擴大了中國與海合會產油國之間的油氣合作規模。

    2007年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與馬來西亞和沙特的公司達成協議,采用中國的技術和設備,在沙特的吉贊經濟城建設年產100萬噸的電解鋁廠。沙特基礎工業公司和中國石化按50∶50的股份比例,于2009年11月合資組建了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該項目主體建設投資268億元人民幣,加上配套工程,投資總額達到340億元人民幣。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與沙特基礎工業公司(SABIC)總投資約為183億元人民幣建設天津百萬噸乙烯項目,雙方各持股50%。由沙特阿美公司、福建石化有限公司與??松梨诠驹谥袊=ê腺Y建設的福建煉油一體化項目,以及由中國石化集團和沙特基礎工業公司合資興建的天津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已于2009年建成投產。2011年3月16日,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與沙特石油巨頭阿美石油公司簽署了建立伙伴關系合作備忘錄,商定共同開發日產量達40萬桶的延布紅海煉油項目。2011年6月,中石化集團所屬瀝青公司與沙特瀝青集團(Saudi Bitucorp)在上海簽署合作協議,為沙特瀝青集團的聚合物改性瀝青(PMB)及其他瀝青產品生產提供最新技術和支持。

    2010年,作為持有中國燃氣7.66%股權的中國燃氣股東之一,阿曼國家石油公司(Omanoil)投資1.315億美元,購買了上海中油能源45%的股權。[10]

    (三)建筑工程承包與石油收入密切相關

    國際石油價格的變化影響著海合會國家的石油收入,與海合會國家建筑工程承包市場規模的變化有著正相關的關系:當油價上升時,海合會建筑工程承包市場的營業額隨之上升;當石油價格下跌時,市場營業額隨之下降。

    中國與海合會雙邊工程承包的合作項目以石化、水利電力等基礎設施為主。

    沙特阿拉伯是中國重要的工程承包市場之一。自2006年中國與沙特簽署《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協議》起,工程承包合作就在兩國政府的規范下有序進行。中資企業在沙特建設的項目涵蓋鐵路、碼頭、通信、路橋、房屋建設、水泥及石化生產線建設、石油勘探和鉆井服務等多個領域。2009年沙特阿拉伯的中資企業達88家,工程承包完成營業額為36.1億美元。[11]近年來,隨著石油價格的上升,海合會國家工程承包市場活躍,中國公司獲得不少大型項目。如2008年中石油在阿布扎比獲得原油管線設計采購施工總承包合同,價值高達32.9億美元。阿聯酋成為中國在海灣地區建筑工程承包的主要市場。2001~2009年,中國公司在阿聯酋的工程承包完成營業額從5516萬美元猛增到36.2億美元。[12]

    三 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合作的前景展望

    隨著能源聯系的加強和雙方共同市場的推動,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合作具有良好的前景。

    (一)能源聯系繼續加強

    長期以來,中東地區一直是中國國際石油供應的主要來源,而且這一地位在可預見的時期內將難以改變,這主要是由以下兩個因素決定的。一是由于中東地區石油儲量、產量及產能都優于世界其他地區,而且未來仍將是世界石油供應的中心,對中國來說當然也是主要的供應來源。2010年中國從中東進口的原油為1.3億噸,占中國進口總量的47.1%。[13]其中主要是來自海合會國家。二是中國進口海合會國家石油的條件有利。中國與海合會國家大都保持著良好的政治關系,并有著良好發展前景的經濟貿易基礎。

    中國的經濟發展需要穩定的石油供應來源,海合會國家經濟以能源為支柱產業的特點決定了其經濟發展需要穩定的能源市場。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合作隨著能源貿易的增加迅速發展,能源促進了雙邊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發展。

    1.中國經濟增長導致對能源進口依賴加強且國際能源進口國地位上升

    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從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中國石油消費需求猛增,國內供求缺口不斷擴大。陸上石油是中國石油工業的主體,占全國原油總產量的90%。東部地區原油產量占全國的75%,[14]但是東部地區的油田相繼進入開發后期,產量增長處于停滯狀態。西部是中國石油工業的戰略接替地區。20世紀90年代以來陸上原油產量的增加主要來自西部地區。但是該地區地質條件復雜,自然環境惡劣,生產成本不僅高于國內水平,而且高于國際水平,開發條件不利,要形成一定規模的生產能力,尚需時日和巨額投資。而海洋石油開發是高科技、高投入、高風險的特殊產業。中國東海和南海部分海域的油氣資源前景可觀,但與相鄰國家間的領土爭議有待解決,在短期內尚難以實現從這些海域大量獲取石油天然氣資源。

    中國1996年成為原油凈進口國。原油凈進口量總體呈上升趨勢,2010年已達2.39億噸。2011年1~5月,中國國內原油表觀消費量為1.91億噸,增長8.5%,對外依存度達55.2%,已超越美國(53.5%)。[15]由于中國國內石油生產能力的相對有限,增產的幅度遠低于需求增加的幅度,由此帶來的巨大石油缺口導致中國的石油進口量逐年增大,對石油進口的依賴加強,國際能源進口國的地位上升。

    2.海合會國家在國際石油天然氣供應格局中的地位上升

    海灣地區海合會國家除巴林外,都蘊藏豐富的石油,是世界最大石油產地和供應地。世界上儲量50億桶級的超大型油田中,60%位于海灣地區。海合會國家不僅石油儲量豐富、產量高、油質好,而且易于開采,開采成本較低。另外,海合會各國的大部分油田都分布在海灣沿岸的海邊或陸地,原油運輸方便。截至2010年,全世界消費的石油50%以上來自中東,其中絕大部分來自海灣地區,且主要是海合會國家。

    海灣地區是全球石油市場的重心,且這種重要性日益明顯。2010年,在世界石油產量排前十名的國家中,海合會國家占3個,即沙特、阿聯酋和科威特,分別居世界第二、第七和第九位,占世界總產量的12%、3.3%和3.1%。[16]

    海合會國家擁有世界前五大天然氣資源國家中的3個:卡塔爾、沙特和阿聯酋。其中,卡塔爾是世界最大的液化天然氣出口國,而且這一地位短期內不會改變。

    美國于2001年發布的“新能源計劃”曾指出,全球經濟仍將繼續依賴于海灣國家,沙特仍將是世界石油市場穩定供應的關鍵。美國、西歐和日本對海外石油的依存度分別為50%、60%和99%。其中,美國25%、西歐60%、日本80%以上的石油進口都來自海灣,[17]且主要來自海合會國家。亞太地區對石油的依存度也達到94%以上。隨著全球經濟的復蘇,全球對石油供應的需求將繼續增加,海灣地區產油國尤其是海合會國家在國際石油和天然氣供應格局中的能源出口國地位將繼續上升。

    3.中國與海合會國家雙方均需強化能源進口和出口安全

    對中國來說,國民經濟的發展要求安全的石油供應保證。首先是要保證容易獲得石油,其次是提高獲取石油的可能性,而最為方便快捷的是依靠國內供應。但隨著經濟的增長和能源結構優化,中國對石油的需求將不斷擴大。而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也是一個人口大國,人均石油資源占有量偏少。到2010年底,全球探明石油儲量為1888億噸,中國為20億噸,僅占世界的1.1%;世界石油儲采比為46.2年,而中國僅為9.9年。[18]在經濟發展的進程中,高能耗產業在產業結構中占據重要地位。同時,隨著城市化進程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更多的居民將成為現代能源的消費者。這些都將對石油能源的需求產生強大的動力。另外,傳統能源結構已經構成中國環境污染的重要因素,特別是煤炭的使用已經成為中國空氣污染的主要原因。因此,優化能源結構也促進了對石油天然氣能源的需求。穩定的能源進口來源是經濟安全的重要保證之一。

    對海合會國家來說,由于國家財政收入主要來自石油出口收入,海合會國家經濟的穩定和發展需要保證穩定的石油出口市場。而且,近年來“低碳經濟”概念流行,西方國家紛紛加大力度開發太陽能、風能和核能等清潔能源,減少對石油等不可再生能源的消耗和依賴,這使高度依賴出口石油的海合會國家的石油出口市場面臨危機。在此背景下,海合會產油國迫切尋求穩定的能源合作伙伴,與中國發展長期石油天然氣貿易,可以確保未來能源出口市場的穩定,也是海合會石油輸出國保證經濟安全的一個重要途徑。在這一互利共贏的前提下,雙方能源聯系趨于加強。

    (二)市場發展前景廣闊

    1.雙邊政治關系良好,助推互利合作

    隨著中國政治經濟的發展,在國際舞臺上需要更多的朋友。發展與海合會國家的關系,是增強中國國際影響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對海合會國家來說,與中國加強合作也是對抗來自美國的壓力的一種戰略。在當今世界體系中,中東地區始終受到大國的干預。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歐洲列強,以及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都使中東政局難以擺脫動蕩局面。而“9·11”事件后,美國在中東推行反恐和民主改造戰略,加大了對阿拉伯國家的施壓力度。為對抗美國的強勢,阿拉伯國家紛紛調整外交政策,推行“東向看”政策,普遍希望借中國來平衡美國。而中國奉行“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在制度和文化上主張求同存異,反對對抗與沖突等種種主張和政策,成為促進中東穩定的建設性力量。正是基于此,中國與海合會國家是戰略性合作關系,雙方有共同的戰略利益,在重大國際問題上相互支持。中國從海合會成立之日起就與之建立了聯系。自1990年起,中國外長在出席聯大期間均集體會見海合會六國外交大臣(或其代表)及海合會秘書長??傮w看,中國與海合會成員國政治關系良好。

    中國與海合會國家政治經濟上的互信互利,促進了雙方友好交往持續發展。但是雙方在經濟關系發展中也存在一些問題,如雙方的相互投資流量及存量在對外直接投資中所占比重較小,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簽署的一系列經貿投資協議尚未真正得到落實,中國與海合會自由貿易區協議還沒有最終簽訂等,但都屬于發展中出現的問題,隨著雙邊經濟的進一步發展,這些問題將有望得到更好的解決。

    2.經濟合作潛力有待進一步挖掘

    當前,世界經濟緩慢復蘇,石油消費國對石油需求的增長將加快海合會國家石油貿易的擴張。相關領域如石油石化行業的投資將進一步增加,與此配套的工程承包的需求也將不斷擴大。就中國而言,中國工業化仍保持較高增速,經濟整體實力日趨提升,已有170多種商品生產量居全球第一,全球40%的手機、40%的電腦、45%的彩電在中國生產,中國已經成為一個工業制成品出口大國,工業制成品的質量和價格競爭力逐漸提高,因而能更好地滿足海合會國家對機電產品等以及大型成套設備的需求。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的能力不斷增強,尤其是在工程施工能力和配套能力上,加上在某些領域的設計能力較為突出,有能力承攬大型及特大型項目。

    海合會國家由于自身條件限制,主要工業品消費大多依賴進口。金融危機后,海合會國家的主權財富基金在歐美投資大幅縮水,開始將目光轉向中國,沙特、阿聯酋、科威特等國富豪紛紛進入中國市場尋找投資機會。同時,海合會國家財富縮水也使其對廉價商品需求預計增長30%以上,為中國產品出口海合會市場提供了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與海合會國家政府間經貿交流和高層互訪增加,推動了雙方經濟合作繼續快速、全面、深入地發展。尤其是2009年中阿經貿合作論壇和中國與海合會自貿協定談判平臺的建立,從政府層面和制度層面推動了雙邊經濟合作不斷深入發展。企業間的頻繁交流也為加強雙邊貿易提供了保證。此外,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經濟結構的互補是推動雙邊經濟合作的巨大動力,中國的日用消費品、機電產品,以及大型成套設備在海合會國家市場都受到歡迎。

    總之,隨著經濟增長和能源需求的增加,中國將繼續依賴海合會國家的石油供應。因此,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經濟合作中,以工業制成品換取能源的格局將繼續存在。除石油外,中國對天然氣進口的需求將成為新的能源合作的特點,如中國將從卡塔爾進口天然氣。中國與海合會雙方的投資及經濟合作也將進一步加強,雙邊市場具有良好的發展前景。

    四 結語

    中國的石油供應是一個復雜的系統,這個系統包括國內對策和國際對策。從國內對策看,是開展節能、提高能效、開發替代能源、建立戰略石油儲備等。從國際對策看,是實行“走出去”戰略,實現石油來源多樣化,發展與石油生產國的良好關系。中國是后起的石油進口國,所以,中國有很多經驗來自過去的石油進口國。同時,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也吸取了過去石油進口國的教訓,這就使得中國石油進口安全政策一開始就具有中國特色,主要表現在中國與石油輸出國的關系上。這種關系體現了互利雙贏和共同發展的理念,不僅有利于石油進口國的利益,也有利于石油輸出國的利益,展現了一種新的能源安全觀。

    發展與海合會國家的經濟關系就是這種新的能源觀的一種實踐,中國經濟發展需要保證石油供應的穩定與安全,發展與包括海合會國家在內的石油生產國的經濟關系,實現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符合雙方利益的需要。中國與海合會國家在雙邊貿易、投資和建筑工程承包等經濟領域加強合作,不僅有利于各自石油進出口市場的穩定,也有利于雙方經濟的健康、快速增長。

    標簽: 中國 經濟關系 雙邊貿易 能源貿易 海灣合作委員會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