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中國對大洋洲自然資源開發領域的投資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中國經濟的增長,以及崛起成為世界大國,使其對自然資源的需求大增。諺語中的中國“巨龍”,需要給養。

    一些太平洋島國正協助供給中國,并從中國包括經濟援助和貸款等的投資中受益。對于那些國家來說,中國是一條仁慈的龍。然而,也有一些國家心存疑慮:中國慷慨的背后,是否另有所圖。

    20世紀80年代以來,經過多方努力,中國已經在世界其他地方找到了可靠的自然資源供應,從而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提供了動力。這導致中國資源開發方面的對外投資增長迅猛,尤其是對非洲、拉丁美洲、中亞、東南亞、澳大利亞、加拿大,以及如今的大洋洲等國家和地區。

    這些投資主要來源于中國的部分國有企業。它們利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優先獲取了中央的金融和外交政策支持,作為中國“走出去”戰略的一部分,致力于獲取資源和市場。這種外交政策和資源開發之間的關系,被評論家們解釋為中國的“能源外交”。

    一些西方國家認為,這種現象對現存的由美國及其盟友領導的全球秩序是一種威脅。關于這一點,正如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副主席艾蘭·博曼(Ilan Berman)于2015年3月在討論中國在拉丁美洲的投資時所指出的那樣:“我們所看到的絕不僅是一種單純的經濟行為,其中暗含著政治和戰略的動機?!?/p>

    中國學者趙宏圖發現:“中國有時會被指責是通過‘戰略途徑’而非‘市場途徑’獲取資源,脫離市場,而以國家為主導,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能源和資源?!?/p>

    中國在資源開發上的投資增加,確實為包括太平洋島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其所需的經濟收入以及除了西方之外的另一個選擇。中國投資的吸引力還在于其往往伴隨著不附加先決條件的援助和貸款,而西方國家政府或國際金融機構向島國提供類似資金的時候,均附有比較嚴苛的條件。

    正如2015年3月,肯尼亞駐聯合國大使馬查里亞·卡馬(Macharia Kama)在《康奈爾國際法雜志》研討會上所指出的那樣,對中國在非洲日益增長的經濟參與的擔憂被夸大了,并且“非洲歡迎中國提供的機會。中國不僅尋求原材料,也將資金投到制造業、基礎設施和建筑業等產業中。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已經進入非洲,并在這片大地上創造了巨大的革新力量”。

    目前,中國在大洋洲的資源開發投資,無論是與其他國家在該地區的投資,或是中國在其他地區的相關投資相比,仍然是少數。然而,因為需求的增長及科技創新帶來的利好(例如資源開采成本的降低、海床礦業等項目獲得了經濟上的可行性等),中國在大洋洲的資源開發投資正在并且注定將持續增長。

    中國學者喻常森指出,2003~2012年的十年間,中國對大洋洲島國的直接投資,累計價值為6.892億美元。其中,主要對象是巴布亞新幾內亞(3.13億美元),其次是薩摩亞(2.52億美元)和斐濟(1.11億美元)。2012年,中國對大洋洲島國的直接投資為1.481億美元,而10年前的2003年只有42萬美元。

    這將對該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政治以及環境產生巨大影響。同時,作為大洋洲自然資源開發方面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國最終將對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關系產生影響。

    一 礦業

    在礦業領域,中國將資金主要投往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斐濟。它們也是中國在該地區兩個最強大的外交盟友以及該地區最大的兩個國家。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中國國有企業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中冶集團,MCC)在馬當省擁有并經營著價值15億美元的拉姆鎳礦和鈷鎳合金礦。這是迄今為止中國在大洋洲最大的礦業投資。

    由于該公司和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非政府組織和土地所有者之間的關系不太穩定,中冶集團的拉姆鎳礦項目開始并不順利。矛盾源于糟糕的勞動條件和對水下尾礦處理造成周邊海域污染的擔心。

    中國也是??松梨谑凸驹诎筒紒喰聨變葋喌貐^的液化天然氣的主要買家。2009年12月,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中石化)旗下子公司聯合石化(亞洲)有限公司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地區的液化天然氣項目的經營者??松梨谄煜伦庸景K鞲叩赜邢薰竞炇鹆艘豁楅L期液化天然氣購銷協議,中石化將在20年內每年從埃索高地運營的巴新液化天然氣項目進口200萬噸液化天然氣,進口的液化天然氣將供應位于山東省青島市的中石化液化天然氣儲存站。

    山東信發集團在斐濟的瓦努阿島擁有20年的土地租賃合約,可以在當地進行鋁土礦開采。這是一個地表采礦項目。20年的租賃時間包括了初始兩年開采3~5米的表土進行建設和準備投產及開采結束后的礦區修復時間。2015年2月19日,《斐濟時報》預測,2015年斐濟將從該礦區40萬噸鋁土礦的出口中獲得1600萬美元的收入。山東信發集團公司已經在Bua省附近的Lekutu地區租賃了第二個礦區,并已開始同來自Dreket的Nabiti村的土地所有者進行商討。

    除了瓦努阿島的鋁土礦,另一家中國公司中潤資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已經持有英國瓦圖科拉金礦公司(Vatukoula Gold Mine Ltd)66%的股份。而瓦圖科拉金礦是斐濟最古老的礦區,礦山原先的所有者為帝王金礦公司(Emperor Gold Mines Ltd)。

    然而,中國的礦業公司卻遭遇了大量的負面宣傳,尤其是環境污染、勞動條件極為惡劣以及中國公司與中國勞工之間的排他性雇傭關系等。除此之外,中國政府宣稱的“不干涉”東道國內部事務的政策,也被指是對治理不善和國家內部沖突等問題置若罔聞。

    然而,新西蘭學者Glenn Banks認為,并不是只有中國公司表現不好?!暗V業的歷史,特別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充斥著關于西方企業的劣跡斑斑的故事?!彼€提到:“近來有關中國作為一個資源獵人,在世界舞臺重新崛起的夸大、恐懼和種族歧視,基本上可能沒有根據。也就是說,當前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情況與過去相比變化不大?!彼€說,中國公司正在改變,而且,“有證據表明,拉姆鎳礦作為一個礦業公司,已經根據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國情做出了適應性調整”。

    巴布亞新幾內亞學者Patrick Matbob則批評巴新政府“已經喪失了對這些項目進程的有效管理和控制。由于政府忽視了依據自己的法律對礦山開采進程的控制,最終必將導致忽視巴新人民的利益的結局”。

    二 漁業

    漁業是中國投資最引人關注的部分。從20世紀80年代末起,大批中國漁船就在公海以及太平洋許多島國的專屬經濟區內作業,捕獲數量也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1988年,僅有7艘中國漁船在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estern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WCPFC)的轄區內作業,總產量約為42噸。到1994年時,中國漁船的數量激增至457艘,名義總產量也升至20世紀90年代的最高水平,達到了14062噸。但2004~2005年,中國漁船數量下降至212艘,2006年變為157艘,隨后在2007年出現巨大縮減只剩下86艘。但在2008年時這一數字又回升至199艘。這種數字的波動也反映在了漁業產量上。

    如今,中國擁有太平洋島國地區最大的捕撈船隊,金槍魚捕撈數量占地區總量的25%以上。不過,令人擔憂的是,其中公海捕撈占了很高比重。當地人認為,它們經常不提供作業數據,從而極大地沖擊著漁業市場。

    另一個主要擔憂是,中國的漁船接受來自政府的補貼,這就使得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船只很難與它們競爭。這也意味著,中國漁船可以在別的船只不盈利的情況下,長期進行捕撈作業。這將對魚類資源造成不利影響。

    三 林業

    中國企業在林業方面的參與受到了限制。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擁有該地區最大的森林產業,主要包括原始森林采伐和原木出口。

    參與原木生產的主要是馬來西亞和韓國的企業。而馬來西亞企業通常是由馬來西亞華裔管理。例如,在巴布亞新幾內亞,馬來西亞公司長青集團(Rimbunan Hijau)、WTK和Cakara Alam控制著約占總量70%的原木出口。然而,雖然這些公司的所有者是馬來西亞華裔,但并沒有證據表明,這些公司和中國中央政府有關聯或受其支持。所羅門群島的林業公司的情況也與此相似,比如Earthmovers股份有限公司也歸華裔所有。

    但是,中國是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原木的重要市場。正如澳大利亞學者Colin Filer所指出的那樣:“從目前情況來看,大量的伐木公司由馬來西亞公司或者受華裔控制,這可能與中國作為巴新日益增長的重要的原木出口目的地有關”。

    隨著太平洋島國與中國互動的日益增多,理解中國——大洋中的巨龍——構成了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對島國來說,中國具有獨特的語言和完全不同的一套官僚體制。

    不過,顯而易見的是,中國在資源開發上的投資是復雜而混亂的,中國政府并沒有發揮像一些人描述的那樣的控制角色。這對“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計劃是由中國國家主導和壟斷的”的觀點提出了挑戰。澳大利亞學者Graeme Smith和Paul D’Arcy指出,我們不應該假定存在一個“單一的中國”,所謂的“中國人、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并不是鐵板一塊;它們往往受到與其他國家之間的互動的影響,代表著廣泛的利益、觀點和價值”。

    華人學者楊健也指出:“并沒有明確證據可以證明,中國深化在南太平洋地區的參與是出于軍事安全考慮的有計劃的戰略舉措。當前及未來一段時間,南太平洋對于中國國家安全的戰略意義不大。中國的地區影響力絕大程度上基于其‘不附加條件’的援助和不斷增多的區域內經濟互動。中國既沒有硬實力,也沒有足夠的軟實力,主導南太平洋地區事務?!?/p>

    澳大利亞學者Philippa Brant在研究中國的國際援助和資源投資之間的關系時指出:“不同于其他地區,在南太平洋,迄今為止,還沒有例子可以明確證明,資源交易構成中國援助的一部分。從中國當前的政策分析,資源行業并沒有成為中國在地區內進行援助的首要目的,或最重要的關注點?!钡^續指出:“中國在南太平洋區域援助的一個顯著特征是,包括資源行業的國際援助項目,主要被用以支持商業活動?!?/p>

    自2006年以來,中國與大洋洲地區領導人的高層政治交往標志著中國對該地區關注程度的提升。這充分證明中國與太平洋島國交流合作的誠意,同時,也可以解釋為中國作為一個全球大國對于相對較小的太平洋島國的尊重,并在某種程度上希望獲得這一地區的政治支持和自然資源。

    大量有關“中國威脅”的描述,源自冷戰時期蘇聯的共產主義“威脅”的記憶——其導致西方國家采取“戰略否定”政策——拒絕“共產主義者”進入和控制大洋洲。但是,中國與蘇聯是不同的:中國是一個經濟大國,并且今后有可能成為區域內的一支政治力量。同時,中國對大洋洲地區的關注,似乎更多地出于經濟目的,而非基于地緣政治或地緣戰略考慮。

    無論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中國巨龍將繼續留在大洋洲地區。太平洋島國面臨的挑戰是,要養活這條巨龍并馴服它、駕馭它,以實現自身的發展目標。但是,或許大洋洲國家也應明白,什么時候才能擺脫對它的依賴。

    標簽: 中國 投資 大洋洲 資源開發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