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的現狀與前瞻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技術轉移的定義是,技術作為生產要素,通過有償或無償的途徑,由一國流向他國的活動。技術轉移包括技術地點的轉移和技術權利的轉移兩個方面,而技術權利的轉移也被稱為技術轉讓。技術轉移可提高轉移技術接受方的技術進步和生產效率,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這一點已被世界經濟發展的歷史和現實所廣泛證明,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功經驗,無疑也可以成為推動非洲經濟發展的重要路徑。

    近年來,非洲輿論對于加強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的呼聲高漲,其中也不乏對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現狀的負面評價。2013年,南非國際問題研究所(The 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希拉里·裴特巴(Hilary Patroba)發表言論認為,中資企業的技術轉移水平太低。[1]博茨瓦納大學(University of Botswana)的弗蘭克·楊曼(Frank Youngman)認為,在博茨瓦納中資建筑企業未提供技能和技術轉移。[2]2013年3月,尼日利亞中央銀行(The Central Bank of Nigeria)行長拉米多·薩努西(Lamido Sanusi)批評中國企業“不向當地社會提供技術轉移”。[3]同年,總部設在肯尼亞的非洲主要智庫非洲經濟研究會(African Economic Research Consortium)在其發表的報告《中非投資的影響:埃塞俄比亞案例》(Impact of China‐Africa Investment Relations:The Case of Ethiopia)一文中也批評說,中國對埃塞俄比亞的管理技能轉移和技術轉移都極其有限。[4]2014年初,南非倫理研究所(Ethics Institute of South Africa)開展了一項關于非洲人對中國參與非洲事務的評價的調查,調查對象來自15個非洲國家。調查結果顯示,關于中國企業對當地經濟發展影響的評價40.1%為負面。負面評價的理由之一,是抱怨中資企業未向當地提供技術轉移或技術轉移的水平過低。[5]

    為了了解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的客觀狀況,探究非洲輿論在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方面諸多負面評價的深層原因,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在“中非合作論壇”設立的“中非聯合研究交流計劃”支持下,于2014年對非洲的馬達加斯加、毛里求斯、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4國進行了專題調研。

    一 中資企業對非洲技術轉移的主要領域

    項目組在深入調查后發現,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并不像有關輿論所批評的那樣缺位??傮w上看,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主要發生在以下幾個領域:

    (一)工程施工方法與施工技術

    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在非洲援建了大量的建筑工程項目。改革開放以來,建筑工程承包在中非關系中的地位日益提升。在建筑工程領域,中資建筑企業向當地轉讓了大量建筑工程施工技術與施工方法。這些技術不僅包括抹灰、砌磚、貼磚、焊接、建筑工程機械使用等較為簡單的操作技術,也包括工程技術檢測、制圖、現場測量、混凝土澆筑、溫控等較為復雜的技術。長期在阿爾及利亞從事經營活動的中鐵建十四局根據當地市場的特點開發出86項施工方法和15項施工技術,這些施工方法和施工技術均被無償轉移給該企業在當地的合作伙伴。

    (二)機械設備的操作和養護技術

    這種技術轉移主要發生在工程承包、制造業、機器設備銷售等領域,涉及種類眾多的施工機械和生產設備,挖掘機、裝載機、鏟運機、工廠車間使用的紡紗機、針織機、機場高端安檢設備、電視舞臺燈光設備、現代化的家電、電子產品生產線、移動和固網通信設備,等等。中資企業不僅向當地工人和客戶傳授設備操作技術,還通過提供后期保障服務、舉辦培訓班、現場技術指導等方式向當地傳授設備的維護和保養技術。

    (三)信息與通信技術

    華為、中興等中資通信企業已躋身全球領先的通信解決方案和設備供應商,也成為非洲最大的信息與通信技術服務商。其技術開放程度明顯高于西方公司,通常通過培訓企業的當地雇員,為當地運營商和分包商提供通信設備調試、配置、維護等方面的培訓,向當地人轉移現代化的信息和通信技術。

    (四)農業生產技術

    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中國就開始派遣農業技術人員前往非洲國家指導開荒造田、興修水利、傳授農業技術。進入21世紀以后,農業技術援助依然是中國對非洲國家技術合作的重要內容。目前,中國已與非洲多個國家簽署農業技術合作協議,使得中非農業技術合作日益制度化。2007年中國援建的馬達加斯加雜交水稻示范中心,把中國的雜交水稻種植技術傳播到非洲。

    (五)企業管理技能

    中資企業在非洲注意培養當地人才擔任企業的中高層管理職務。在中建阿爾及利亞公司,當地雇員擔任了項目助理等職務。特別是一些在中國接受過培訓或學習過中文的當地人被提升到更高的管理崗位。如在中國與馬里合資經營的糖廠和紡織廠,當地人已被提升為副總經理。

    二 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技術轉移的主要形式

    國際技術轉移的形式非常多,既包括技術許可證貿易,也包括由特許經營、直接投資、商品貿易、服務貿易帶動的國際技術轉讓,還包括以培訓、技術合作等形式出現的非市場渠道國際技術轉移。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的形式十分多樣,除技術許可證貿易較少以外,其他形式均有存在。

    (一)特許經營

    特許經營是特許經營權的擁有者以合同約定形式,允許特許經營者有償使用其名稱、商標、專有技術、產品及運作管理經驗等從事經營活動的商業經營模式??鐕卦S經營在快餐、飯店、食品、出租、汽車銷售等行業比較普遍,中資企業對非特許經營主要發生在汽車銷售領域。奇瑞、江淮、吉利、比亞迪等中資汽車企業已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等國建立了包括“4S”店在內的特許經營店,并向經營者轉移了包括營銷技巧、特許經營店的運營與維護、車輛維修與養護等專業知識。

    (二)直接投資

    對外直接投資是一種綜合性國際經濟活動,往往涉及國際上的技術貿易、技術資料和信息分享、技術設備和軟件的進口、技術專家的流動等。中資企業控股的鹿王羊絨馬達加斯加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使用鹿王羊絨在國內的生產設備和生產工藝,利用當地的低成本勞動力、優質水源和出口歐洲的優惠配額,擴大生產規模,已發展成為擁有員工4353人的大型制造業企業。中資企業控股的天利紡紗毛里求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使用的是中國國內一流的紡紗設備、紡紗技術和管理方法。在阿爾及利亞的阿方控股的合資企業,也使用了中國合資方中鐵建的電氣化產品生產技術。

    (三)商品貿易

    商品是技術的重要載體,商品貿易也可以發生技術轉移。中國海信公司與阿爾及利亞康特爾的合作是一個典型案例。從雙方關系來看,海信只是康特爾的供貨商,不參與康特爾的生產和銷售活動,但出于維系客戶的需要,海信向康特爾轉移了大量專有知識和技術支持,包括提供磨具與磨具圖紙、產品樣機與資料、設計和安裝生產線、基本操作規范等。通過與中國海信的合作,康特爾的技術能力大幅提升,逐步形成了獨立的線體開發和軟件調試能力。

    (四)服務貿易

    服務商品的跨國交易也往往會帶來技術的跨國轉移。目前,中國對非服務貿易以建筑工程承包和通信服務為主。中資建筑工程企業在非承建項目越來越多地采用工程總承包的模式,在項目執行過程中,通過雇用和培訓當地雇員、與東道國合作伙伴分享技術、向東道國無償提交工程圖紙等方式轉移了大量工程技術。華為、中興等中資通信服務企業在非承接工程主要采取“交鑰匙”模式,在工程實施過程中,通過雇用大量當地工人和分包商、提供大量培訓向當地人轉移技術。

    (五)技術援助

    中國對非洲的技術援助在對非技術轉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例如,毛里求斯急需獲得農產品加工增值技術,在中國援助下,其農業和食品安全部下屬的食品技術實驗室與中國食品發酵工業研究院之間開展技術交流與合作,派人來華參加“食品加工及保藏技術培訓班”,接受中國援非專家現場指導,在當地開發出多種食品保鮮和儲藏技術及相關的新產品,比如甘薯片、甘薯蛋糕、白蘿卜泡菜、豆腐乳等。又如,中國援建的毛里求斯廣播電視大樓竣工后,中國技術工作小組對大樓內部的電氣系統、空調系統、舞臺燈光、土建系統等相關技術進行了人員培訓,并把技術材料和保養手冊翻譯成英文,供毛方技術人員使用。

    三 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技術轉移的具體方法

    中資企業對當地的技術轉移主要采用了3種方法:一是技術培訓;二是技術合作;三是當地管理人員的培養。此外,接受過中資企業技術培訓當地員工的流動也在一定程度上發揮了促進中資企業技術在非洲國家傳播的作用。

    (一)技術培訓

    中資企業在非洲的技術培訓的形式多樣,主要可劃分為以下6類:

    第一,開展一對一、一帶多的非正規施工現場技術培訓。這種培訓方式在建筑工程承包領域較為多見,培訓對象是當地建筑工人,培訓內容主要是建筑施工技術和建筑機械的操作技巧,該類培訓具有明顯的“邊干邊學”的特點。不過,一對一、一帶多非常規施工現場技術培訓向東道國轉移的技術均較為簡單。

    第二,在東道國組織培訓班、集中培訓等專門培訓活動。這種方法主要是針對高端技術設備或操控系統的應用及運行,比如中建股份承建的毛里求斯新機場項目中使用了三維立體“CT”安檢機、“IT”信息系統等先進的設備和操作系統,中建股份邀請供貨商的專業工程師對毛方人員進行了為期3個月的培訓。中國援建毛里求斯的廣播電視大樓也采用了類似的培訓方法,中方已派遣了兩批技術專家組,對大樓內部電氣系統、舞臺燈光設備、電腦操控系統等應用技術進行培訓。在阿爾及利亞,華為、中興在當地組織的專業技術培訓覆蓋人群的規模多達每年200~300人。

    第三,組織當地雇員或合作伙伴來華培訓。與在當地組織的培訓相比,受限于昂貴的差旅費用,中資企業在選擇來華接受培訓的對象時更具有選擇性。中興阿爾及利亞分公司每年要安排10批當地雇員前往公司總部位于深圳的中興大學接受培訓,但其人員構成以業績優異的工程師為主。海信每年也會安排其阿方合作伙伴——康特爾公司的雇員前往中國青島的海信質量中心接受關于線體、工藝控制、產品開發方面的培訓,而其選擇的培訓對象主要是主管人員、業務骨干。

    第四,建立地區培訓中心。華為集團在南非、肯尼亞、埃及、摩洛哥等非洲國家都已建立地區培訓中心。2012年2月建成的華為摩洛哥公司網絡學院是華為在全球建成的第一個法語區培訓中心和第一個法語區信息和通信技術(ICT)認證體系落地區域的支持平臺。

    第五,為當地政府培訓計劃提供支持。華為與坦桑尼亞、贊比亞、安哥拉等國政府合作制定了“信息和通信技術人才培養計劃”,幫助非洲國家系統地培養計算機技術人才。中鐵十四局在阿爾及利亞承建東西高速公路項目時,為當地政府提供資金,舉辦培訓班,用于培訓當地建筑工人。中興阿爾及利亞公司與該國郵電部聯合建立培訓學校,為當地培訓通信人才,該校至今已為600多人提供過培訓。此外,中建阿爾及利亞公司與該國巴薩省勞動局合作,為建筑工人提供培訓,并為通過培訓的當地建筑工人頒發技術合格證書。

    第六,為當地大學生提供實習機會也是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技術培訓的重要形式。在阿爾及利亞,華為每年都會為當地大學生提供40個實習崗位,那些實習期間表現優異的大學生會被華為聘用。中鐵建十四局在阿爾及利亞東西高速公司項目施工期間,總共為100~200名阿爾及利亞國家工程學院的學生提供實習機會。

    (二)技術合作

    技術合作指中資企業通過與當地政府部門、企業之間建立合作關系,將先進的技術信息或理念轉移給當地的部門或企業。中資企業借助技術合作對非技術轉移的途徑有:在經營活動中與東道國合作伙伴分享技術知識、與東道國企業成立聯合研究機構,以及為東道國合作伙伴提供技術指導等。

    第一,在經營活動中與東道國合作伙伴分享技術知識。中建股份在毛里求斯承建新機場建設項目時,就與當地企業達成協議,由當地企業負責一部分施工工作,為了幫助這些企業完成復雜工程的施工任務,中建股份向他們轉交了大型跨屋面箱型梁吊裝焊接、大面積光電玻璃雨棚安裝、屋面大型膜結構吊裝等先進施工技術的施工圖紙和方案。

    第二,與東道國企業成立聯合研究機構。研發的國際化亦是促進國際技術轉移的重要形式。在阿爾及利亞,中國鐵建與當地業主及其企業聯合建立了鐵路研究中心,從事沙漠鐵路技術、高速鐵路技術、傳統鐵路提速改造技術以及鐵路運營維護管理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第三,為東道國合作伙伴提供技術指導。中水電集團在毛里求斯承建的水壩項目的最初設計方是法國公司,原設計被發現有嚴重失誤后,三峽集團和中水電的技術專家組經實地考察,提出有關蓄洪壩和水壩防震的修改意見,并被毛方接受。海信在向康特爾銷售家電、電子產品零部件的同時,每年也派出工程師前往阿爾及利亞,為其提供技術指導,幫助康特爾解決生產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三)中高層員工培養

    中資企業在毛里求斯和馬達加斯加的當地管理人員雇用率都較高。華為毛里求斯有限公司的管理層以當地人為主。高級管理層的3個副經理都是當地人,中級管理層中的財務、供應鏈、人力資源等部門的主管都是當地人;北京建工毛里求斯分公司使用了20名當地的中層管理人員,其中大部分都是從普通工人中培養提拔起來的,這些崗位包括協調員、實驗員、制圖、測量等有一定技術含量的工作。中-馬公共工程有限公司的管理層共有39人,其中中方28人,馬方11人,約占管理人員總數的28%,馬方1人擔任副總經理,并在各中層部門擔任副經理。鹿王羊絨馬達加斯加有限公司有一位副總經理由當地人擔任,5個車間的副主任也都是當地人。

    (四)技術外溢

    中國技術在第一次轉移到非洲后在當地發生再轉移,是一種技術轉移的外溢效應,這種效應往往與人員的流動相伴發生。這種現象在非洲比較普遍。中建總公司與阿爾及利亞巴薩省勞動局合作,為當地人提供建筑工程技術培訓,并為通過培訓的人員頒發技術合格證書,獲得技術證書的當地人往往能很快從其他工地找到工作,并將中建總公司向其傳授的建筑工程施工技術帶到新的工作場所。在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等國,一些接受過華為、中興等中資通信企業培訓的當地分包商,也會直接為東道國通信公司提供通信設備的安裝、調試與維護工作,從而借助技術溢出效應進一步帶動了中資企業技術在東道國的傳播。

    四 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技術轉移的動因

    中資企業之所以把大量技術轉移到非洲,與市場的約束、企業的動機和政府的推動等因素密不可分。

    (一)企業層面

    第一,根據協議為東道國提供技術培訓。中資建筑承包企業與東道國簽署的工程承包合同一般都設定了中資企業為東道國提供技術培訓的條款。在阿爾及利亞,依照與東道國簽署的協議,中國鐵建每年要拿出支付當地工人工資總額的4%用于當地員工的培訓,其中2%用于老員工培訓,另外2%用于新員工培訓;中建阿爾及利亞公司每年也要出資幾百萬元作為阿國員工業務、技術培訓費。

    第二,將技術轉移作為吸引客戶的工具。海信在與阿爾及利亞康特爾的合作中之所以會為康特爾提供技術支持,主要是出于維護客戶穩定的需要。為了確??堤貭栠x擇購買海信產品,海信通過幫助康特爾安裝、調試生產線,為康特爾提供產品模具及圖紙,派工程師赴阿提供現場技術指導等,開展了大量技術轉移工作,使康特爾的生產經營活動因此獲益匪淺,雙方得以互利雙贏。宏遠機械進出口馬達加斯加有限公司之所以會在向當地客戶出售大型機械的同時,承擔設備的安裝、調試、試運行、技術培訓、后期維護等工作,其目的也是希望通過為客戶提供增值技術服務,來增強公司產品在馬達加斯加市場的競爭力。

    第三,出于企業“屬地化”發展戰略的需求。隨著中國國內勞動力成本的大幅上升,非洲勞動力成本的比較優勢越來越明顯。因此,考慮到成本和效率問題,許多企業都已經制定了“屬地化”發展戰略,擴大對當地人力的使用,有計劃地對當地進行技術轉移。

    (二)政府層面

    中國對非政策一貫重視技術轉移??v觀中非合作論壇歷屆部長級會議上中國政府公布的對非政策,技術轉移都是一項必不可少的內容。2000年發布的《中非經濟和社會發展合作綱領》提出:“中方將提供專項資金,支持和鼓勵有實力的中國企業到非洲投資,建立有效益、適合當地需要的合資或合作項目,增加當地就業,轉讓技術。中方表示愿在工程承包、技術和管理合作等領域提供現代和適宜的技術和管理技能?!?003年發布的《亞的斯亞貝巴行動計劃》提出:“中國將進一步鼓勵和支持有實力的各種所有制企業赴非洲投資,包括通過創辦旨在鼓勵技術轉讓、創造非洲國家就業機會的中非合資企業?!?006年發布的《北京行動計劃》提出:“鼓勵和支持有實力、有信譽的中國企業到非洲投資興辦有利于提高非洲國家技術水平、增加就業和促進當地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項目?!?009年發布的《沙姆沙伊赫行動計劃》提出:“中方將在各領域合作中鼓勵和推動對非洲國家的技術轉讓,重點包括對非洲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有重大影響的先進適用技術?!?012年發布的《北京行動計劃》提出:“中方將繼續加強與非洲在技術和管理方面的合作,加大技術支持和經驗共享,幫助非洲國家提高自主發展能力?!?/p>

    五 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技術轉移的效果

    中資企業對當地技術轉移的效果主要體現在下述四個方面:

    (一)改善了東道國的技術環境,支持了非洲國家的支柱產業

    無論是研發性技術還是應用性技術,非洲國家的技術水平都十分落后,雖然現階段中資企業向當地轉移的主要是應用性技術,但通過技術轉移,非洲東道國的技術環境得到了很大改善。首先,中資企業培養了一大批熟練技術工人,增加了當地的技工儲備。非洲當地企業大多欠缺專業操作技術,雇用熟練的技工可以大幅提高企業的工作效率。其次,先進設備的引入和相關應用技術轉移,為當地社會經濟發展提供了關鍵性的支持。比如,中建股份承建的毛里求斯新機場航站樓采用了很多世界上先進的設備,使機場硬件達到了國際水準,同時,通過培訓既讓機場工作人員掌握了設備的操作技術,又提高了機場的服務和技術保障等軟件水平。毛里求斯是以旅游業為主的國家,機場引入的新設備和技術有助于提高毛里求斯旅游業這一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為非洲國家電信運營商提供的先進的設備和技術培訓,大大提升了當地的移動、固網、語音、寬帶等通信環境,為非洲國家迅速步入現代信息社會,提供了關鍵性的基礎設施。

    (二)增加東道國勞動力的收入,提高非洲人民的生活水平

    對非洲人而言,接受過技術培訓后,便會成為掌握一種或多種技能的熟練工人,提高在現代部門就業的能力,個人的收入水平會有大幅度提高;即便是更換工作,在人才市場上也會更具競爭力。天利紡紗在馬達加斯加設立的棉花種植基地,雇用了大量的當地居民,而這些居民原先是半游牧民族,居無定所,生產工具老化,堅持傳統勞作模式,完全沒有生產技術和能力,天利紡紗通過技術培訓,讓他們掌握先進種植技術,學會操作大型機械設備,生產力水平獲得實質性的提升,不僅獲得一份穩定的收入,生存方式由半游牧轉向定居,在很大程度上擺脫了貧困狀態。

    (三)帶動了當地人的自主創業,促進非洲企業家隊伍的成長

    一些經過中資企業培訓的技術工人,在掌握一定技術后會走上自主創業的道路。北京建工毛里求斯分公司培養的一名機械操作手,通過銀行貸款購置機械設備,租給中建使用,后來又購買機器發展壯大,成立專門的公司,不僅繼續與中建公司保持合作關系,還開始承攬其他跨國公司的業務。這樣的情況在非洲并不鮮見。鹿王羊絨馬達加斯加有限公司培養的一些熟練技術工人在離職后,利用所學自行創業,開設了擁有十幾臺到幾十臺織片機的小型工廠。中鐵建十八局馬達加斯加分公司培養的機械修理工在獲得技能以后,也開設了屬于自己的修理部,還與公司的監理合伙開辦了工程監理公司。

    (四)幫助非洲發展了新型產業,加快了非洲的工業化進程

    在華為、中興等中資通信企業進入非洲市場以前,非洲各國通信業的發展十分緩慢,其原因在于當時全球通信解決方案和設備供應市場幾乎被西方公司壟斷。西方公司的技術壁壘及其對非洲國家市場的漠視,導致非洲國家通信業的發展水平遠遠落后于其他發展中國家。華為、中興等中資通信企業的到來,將這些國家的通信業帶入迅速發展的“快車道”。中國的通信企業不僅將先進的通信設備引入非洲國家,幫助非洲國家建立起固話、“2G/3G”通信、移動寬帶等現代化的通信設施,還通過專業培訓向當地雇員、分包商傳授通信信息技術和知識,培養起一批掌握現代通信技術的工程技術人才。一些接受過中資通信企業培訓的當地工程師和分包商開始直接為當地電信運營商提供服務,獨立安裝、調試和維護通信設備,還有一些當地公司通過與中資通信企業合作,為當地運營商設計新的應用平臺,定制適合當地市場的通信服務產品,開發“APP”應用產品。因此,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的技術轉移,推動了非洲國家通信產業的跨越式發展。

    在海信與康特爾建立合作關系之前,阿爾及利亞基本上不具備家電及電子產品的生產能力,西方公司只愿意向非洲出口工業制成品,卻不愿意對其轉移技術。在海信的技術幫助下,康特爾于2004年建起電視生產線,于2006年建成電冰箱生產線,康特爾從海信的進口,也從電器整機轉變為零部件。在與海信的技術合作經驗基礎上,康特爾開始接觸格力、金立等其他中資企業,并在上述公司的技術幫助下建成空調、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等家電、電子產品生產線,通過進口半散組件或全散組件,逐步實現上述家電、電子產品的本地化生產。在與中資企業的技術合作不斷深化的過程中,康特爾公司家電、電子產品的國產化率不斷提高,目前,康特爾生產平板電視的國產化率已達到7%~10%,冰箱、空調的國產化率也已達到50%~60%。通過與中國企業的技術合作,康特爾目前已成為阿爾及利亞最大的家電及電子產品供應商,其產品不但行銷阿爾及利亞國內,還出口到埃及、突尼斯、阿聯酋等其他阿拉伯國家。正是中資企業的技術轉移,帶動了阿爾及利亞家電、電子產品制造業的快速發展。

    六 負面輿論產生的主要原因

    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既然取得這樣多的成果,為什么還會出現相關的負面評價呢?在我們看來,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方缺乏研究宣傳。國內迄今沒有看到有關中國對非洲技術轉移的正式統計數據,學界也沒有產生相關的系統研究成果。已經發表的相關文章和媒體報道星星散散,難窺全豹。連自己都還沒有搞清情況,自然不可能“使人昭昭”。技術轉移和“授之以漁”迄今沒有成為主流媒體關于中非關系的宣傳重點;在非洲的中資企業大多奉行“只做不說”或“多做少說”的原則,甚至有的企業只顧埋頭盈利,根本沒有宣傳的意識。研究和宣傳的缺失,使中資企業既有的技術轉移成就沒有獲得應有的知曉度。

    第二,技術轉移層次較低。由于種種條件的限制,目前的技術轉移,仍然以技術地點轉移、操作技能的轉移為主,技術權利轉讓比較少,還沒有形成能夠讓人眼前一亮的技術轉移典范項目。特別是由于西方國家仍然把持著工程、設備和操作規范等方面的標準,中國規范和中國標準難以進入非洲市場,非洲國家對于中國技術標準和中國規范的認可程度低,這是影響中國對非洲實施大規模技術轉移的重大障礙,反映出中國在許多領域的技術競爭力還很弱。

    第三,非方的期望值較高。近年來,非洲國家越來越不滿足于通過資源的大量出口維持經濟增長,表現出通過資源的就地加工增值,延長本地產業的“價值鏈”,加快工業化發展和解決就業問題的日益強烈的愿望。南非非洲研究所等非洲重要研究機構的學者,圍繞延長非洲產業“價值鏈”發表的一批研究成果,對非洲人的發展觀念產生了較大影響。在很大程度上,非洲國家對技術轉移呼聲的高漲,正是這種新發展觀的寫照。中資企業現有的技術轉移規模和水平與這種巨大的期望值相比,顯然有很大的差距。

    第四,非洲投資環境較差。盡管技術轉移可以在多個領域發生,但毫無疑問,其最有力的載體仍是直接投資項目。然而,非洲地區沖突頻仍,一些國家安全局勢堪憂,金融和投資限制較多,土地制度復雜,基礎設施落后,市場規模狹小,地方性流行病肆虐,勞動力素質較低,等等,這些因素限制了對非洲直接投資和技術轉移的吸引力,也限制了非洲人對技術轉移的接受能力,致使中資企業對非洲的直接投資潛力和相應的技術轉移潛力都遠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七 加強中資企業對非技術轉移的政策建議

    中資企業對非洲技術轉移問題的提出,對于中非關系發展來說既是新挑戰,也是新機遇。為應對這一挑戰和推動中非關系新發展,特提出如下建議:

    (一)“授之以漁”,大力推動對非技術轉移

    非洲國家呼吁中國加強對非洲的技術轉移,反映了非洲國家發展的新觀念,也反映了非洲國家對中國的新期望,為中非關系發展提供了新機遇。就非洲國家所需要的勞動密集型和資源加工型技術而言,中國在世界上有比較明顯的優勢,且相關產業普遍存在生產能力嚴重過剩問題和向外尋找轉移出路的需要。因此,以推動中資企業對非洲的技術轉移為抓手,符合雙方的經濟發展戰略性訴求,可為中非關系發展注入新的活力,是中非關系發展的新機遇。建議中國政府以“授之以漁”這個閃耀著中國傳統文化光芒的格言為旗幟,對非洲國家公開宣示,要以對非洲的適用技術大規模轉移來推動雙方共同發展。

    (二)加強研究,全面開展相關宣傳工作

    整合政府、專家學者、媒體和企業的力量,開展有關對非洲技術轉移的基礎統計和文獻整理工作,支持專家學者開展相關的專題調研,舉辦專題國際研討會,組織中央媒體進行專題報道。在非洲舉辦中資企業對非洲技術轉移宣展活動,引導國內外輿論正確認識中國對非洲技術轉移和共同發展的理念和成就。理解“授之以漁”理念的道義內涵,強化中資企業通過技術轉移實現與非洲國家共同發展的意識,為中資企業對非洲技術轉移營造有利的輿論環境。

    (三)抓住關鍵,努力推介中國標準規范

    推動中國的技術標準規范走進非洲,對于擴大中國對非洲技術轉移,以及提升中資企業在非洲建筑工程承包市場的競爭力,發揮著關鍵作用。其實,目前中資企業與歐洲同行在建筑工程承包行業中的技術水平差距已經不大,中國政府和企業如加大推介力度,有可能在標準規范的競爭中再上新臺階。為此,建議中國政府和企業嘗試在對非援助項目中附加應用中方標準規范的條款,帶動中國技術標準規范在非洲國家的傳播。樹立中資企業在非洲運用中國標準規范建設的典型項目,讓更多非洲人親眼見證中國的技術能力,提高對中國技術標準規范的興趣。在非洲設立高鐵、民航、新能源等合作研究機構,支持中國相關產業進入非洲,帶動中資企業對非洲國家技術轉移向高端發展。適當組織非洲官員、企業家、媒體、記者來華做中國技術能力專題參訪,了解中國的技術優勢和水平,提高引進中國投資和技術標準規范的主動性。

    (四)共同努力,多方改善非洲投資環境

    改善非洲國家的投資環境,必須依靠非洲國家自身和外部國家的共同努力。為此,中國政府部門、智庫和企業有必要向非洲國家直截了當地發出信息,敦促那些需要中國直接投資和技術轉移的國家改善其與外國投資相關的法律和政策環境及國內安全環境。與此同時,中國可在參與非洲維穩、提供教育和醫療衛生援助、改善基礎設施狀況等方面盡一己之力,不排除在這些方面與中非以外的第三方進行合作。唯有如此,才有望看到中國對非洲國家直接投資和技術轉移形成高潮。否則,中國縱有大量自身過剩而非洲需要的適用技術,也不可能自動地大規模轉移到非洲國家。

    標簽: 非洲 技術合作 技術轉移 中資企業 技術培訓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