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网

    伊泰集团降低煤炭企业杠杆率需要多措并举

    meihuagon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一 伊泰集团基本情况

    内蒙古伊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泰集团”或“公司”)成立于1988年3月,是以煤炭生产、运输、贸易为基础,集铁路、煤制油与煤化工为一体,房地产开发、生态修复及有机农业等非煤产业为互补的大型清洁能源企业。公司是动力煤“4+1”大型煤炭企业和煤炭行业协会协调机制成员单位,是内蒙古最大的地方煤炭企业;2016年,居中国企业500强第396位,在全国煤炭企业50强中排名第20位,截至2016年底,公司总资产1004亿元,员工7300人,拥有直接和间接控股子公司65家,其中,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是煤炭行业首家B+H股上市公司。

    公司煤炭年生产能力超过5000万吨,控股并投入运营的铁路全长500余公里,拥有我国首个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16万吨/年的煤间接液化工业化示范项目,现已进入规?;锥?。企业经济贡献率连续多年位居鄂尔多斯市地方企业之首,经济效益、安全生产在行业中名列前茅。公司荣获全国煤炭工业优秀企业“金石奖”;被中华全国总工会、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全国工商联联合评为“全国就业与社会保障先进民营企业”;被中华全国总工会、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中国企业联合会联合评为“全国模范劳动关系和谐企业”;被中央文明办评为“全国文明单位”;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荣誉称号;是全国首批通过工信部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评定的企业;五次荣获“中华慈善奖”,并获得内蒙古自治区首届“主席质量奖”“第四届中国工业大奖表彰奖”。

    二 伊泰集团资产状况

    伊泰集团资产结构总体上分为煤炭、铁路、煤化工、置业四大板块,煤炭为主业占比41%,煤化工占比28%,铁路板块占比13%,置业板块占比16%。截至2016年底,伊泰集团资产总额10040759.52万元,其中流动资产3258644.39万元、非流动资产6782115.13万元。

    负债总额6954394.55万元,资产负债率为69.26%,其中流动负债1864232.83万元、非流动负债5090161.72万元。银行短期借款为280234.60万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70279.68万元;短期融券为99831.11万元;长期借款为3798754.23万元;应付债券为1144386.58万元。

    2016年,伊泰集团财务费用利息支出共计356737.33万元,其中,费用化利息174297.31万元,资本化利息182440.02万元。

    2012~2016年,伊泰集团的负债率由54%上升至69%,基本上到了预警的红线水平。2016年,由于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取得重大成效,煤炭价格止跌回稳,供需失衡局面有所缓解,伊泰集团的效益得到提升,实现净利润12.1亿元。公司偿债能力虽然较上年有所提高,但由于受公司投资结构的影响,公司仍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

    三 高杠杆率形成的原因

    (一)产品价格下跌,盈利能力下降,资产缩水、收益率低是煤炭企业高杠杆率的主要原因

    “发展靠投资、增长靠增量、盈利靠涨价”是煤炭企业的发展模式。煤炭产品价格持续下跌、产能过剩,企业盈利能力下降,资产不断缩水、收益率低,负债比重增加造成煤炭企业近几年负债率大幅上升。

    21世纪以来,我国煤炭产业曾有过辉煌的十年。从2000年至2011年,煤炭产量增加25.5亿吨,年均增加2亿多吨,年均增长接近10%。从原煤消费增长率来看,2012年以前,中国煤炭消费量年均增长9.02%。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市场需求下降,进口煤冲击市场严重以及在大气污染治理和节能减排的压力之下,主要煤炭消费省区加强了对煤炭消费总量的控制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煤炭市场量价齐跌,企业的效益明显下滑,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60%,与2012年同期相比下降68%。在煤炭价格大幅下滑的同时,企业成本却难以降低,因此,总资产收益率低、盈利水平下降成为煤炭行业的共性问题,企业的负债也被进一步推高。产能严重过剩,加剧了价格下跌。伊泰集团2005~2016年煤炭销售价格变化如图1所示。港口平均销售价格最高时的2012年达544元/吨(不含税),最低时(2016年初)为374元/吨(不含税),价差达170元/吨,部分矿井的坑口价低于成本形成倒挂,致使煤炭企业大面积亏损,企业杠杆率也随之提高。

    图1 伊泰集团2005~2016年煤炭销售价格变化

    (二)高强度投资及信贷资金不合理使用

    煤炭行业是重资产行业,同时,大部分煤炭企业将产业结构调整锁定在与煤炭相关的重资产行业。每个项目投资少则百亿元,多则千亿元。高强度的投资直接推高了企业的杠杆。另外,项目建设过程中很多企业存在“短融长投”的现象,不仅加重了企业杠杆还增加了运营风险,民营企业在这方面尤为突出。伊泰鄂尔多斯杭锦旗120万吨/年精细化学品项目总投资近192亿元,由于贷款落实难,企业只能通过短期搭桥贷款和自有资金支撑,企业资金压力巨大,是近几年导致伊泰集团负债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此外,部分项目投资回报率太低,不利于煤炭企业去杠杆。伊泰集团近年来参股了蒙冀铁路、新包神铁路、南部铁路、准朔铁路、蒙西华中铁路的建设,累计投资近44亿元,仅收益了3177万元。

    (三)资本市场融资困难,增加了伊泰的负债率

    伊泰集团下属的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煤炭行业首家B+H股上市公司,1997年B股和2012年H股上市时分别募集了5.6亿元人民币和69.9亿港元资金,到目前B股已累计分红107.5亿元人民币。一方面,由于B股的先天不足,作为B股上市公司无法借助国内资本市场实现融资功能,在资本市场上与同行业A股上市公司相比发展转型明显处在不利位置;另一方面,伊泰B股价格长期居于每股净资产之下,市盈率仅为6.5左右,市值不到实际价值的1/4,面临市场流动性不足,价格长期低迷的困境。同时,H股也面临类似的困境。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资本市场再融资困难只能依靠其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来维持企业发展,不仅提高了企业负债率,增加了融资成本,对扩大生产规模,延伸产业链、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特别是给煤制油产业化的推进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四)煤炭企业产品结构单一,多元化发展收效甚微

    目前,从全国煤炭企业来看多为单一化经营模式,煤炭生产和营销市场大起大落是常态。过去,特别是“黄金十年”,煤炭产业的快速发展掩盖了企业短板。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这些弊端就凸显出来。以伊泰集团为例,2012年,煤炭销售收入占集团公司总收入的比重为93.8%。2016年,这一比例仍然高达86.8%。单一的产品结构使得煤炭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极其脆弱,加之,企业内部产业结构调整速度慢,是煤炭行业杠杆率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

    早在多年前,煤企已关注多元化发展并进行了许多尝试,特别是“黄金十年”期间,煤炭企业在多元化发展方面可以说是进行了“盲目扩张”,经营领域广阔,涉及几乎所有产业,产品多达6000多种。受计划经济体制和经营观念的束缚,煤炭企业多元化经营的模式还是比较粗放。大多煤炭企业盲目多元化发展,形成许多低端产品和同质化较为严重的产品,资金被困死在低端产品上,导致资金没有很好聚焦和储备,多元化发展成为企业持续扩张杠杆的重要原因。

    (五)煤炭深加工政策不明确,项目审批困难,给企业投融资带来了重大风险

    煤炭深加工既是煤炭清洁利用的重要途径,也是去过剩产能的重要途径,有利于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有利于企业多元化发展。然而,煤化工产业政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明朗,给企业投资带来了重大的风险。从2008年开始,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煤化工产业发展的政策使得现代新型煤化工的建设与发展受到了很大影响。如,2008年和2009年,国家发改委《关于加强煤制油项目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文件的出台再次提出严格煤制油项目审批,要求各地方投资主管部门立即停止审批;2011年3月,国家发改委又发布了规范煤化工行业的政策文件《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发改产业〔2011〕635号),特别针对现代煤化工行业提出了规模限制,防止再次出现由于一哄而上、盲目投资进而出现产能过剩的现象。一直到2017年2月《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才对相关政策予以明确。由于新型煤化工的发展受水资源、运输、产品规范标准的缺乏、投资强度大等因素制约,政府在其产业政策方面一直比较慎重,并未出台明确的产业政策。不明确的煤化工政策发展导向和艰难的核准过程,使煤企转型发展的道路异常艰辛。传统煤炭企业难以将发展动力向新的增长点转移,其间还导致了大量煤炭企业出现投资性损失。

    同样,煤炭项目审批程序多、审批周期长,不仅增加了企业负担,还不利于煤炭企业可持续发展。伊泰年产600万吨的塔拉壕煤矿和年产1500万吨的红庆河煤矿审批核准的时间接近10年,给企业造成了很大的经营风险。

    四 伊泰集团去杠杆举措

    从伊泰集团的实践来看,企业负债率保持在60%左右比较合理,一方面企业可以进行合理的融资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和项目建设;另一方面利息支出也可以维持在合理的限度之内。近年来,面对企业负债率持续上升的实际情况,伊泰集团也采取了多种措施,并取得了一些效果。

    (一)加快产业结构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是去杠杆的重要举措

    为了改变传统煤炭企业粗放式的增长模式,探索通过研究开发、自主创新和技术进步来提高资本利用效率和市场竞争力,进而使企业走上发展壮大“做强”的路子,伊泰集团将煤间接液化作为产业结构调整的主攻方向。

    从2002年起,公司出资1800万元与中科院山西煤化所联合开展煤间接液化技术的研发,并在千吨级中试装置上取得成功,打通了流程,产出了第一批粗油品。2005年,“煤基液体燃料合成浆态床工业化技术”通过了中科院成果鉴定和科技部863专家组的验收,具备了工业化放大的条件。2006年,公司先后斥资4.54亿元,以煤基合成油浆态床技术为核心,控股创立中科合成油技术有限公司,成为国内煤间接液化自主知识产权技术的拥有者。同年,经自治区发改委核准,投资37.7亿元开工建设一期16万吨/年煤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成为国内首套煤间接液化工业化示范装置。2009年3月,装置首次投料试车,顺利产出我国煤间接液化工业化第一桶合格成品油,连续8年多“安、稳、长、满、优”运行。国家能源局和自治区发改委对该项目进行了两次性能标定,获得的主要技术指标均具有先进性和可靠性,能源转化效率较高,“三废”排放达到国家标准要求,标志着我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煤间接液化制油成套技术从中试到工业化放大完全获得成功。2016年,16万吨/年示范项目生产各类油品及化工品19.4万吨,在油价大幅下跌、消费税不断提高的市场形势下,仍实现净利润1000多万元,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良好。

    在此基础上,为了应对国家油价下行的压力,进一步延长煤炭产业链,公司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实施了年产120万吨精细化学品项目。目前已经打通全工艺流程,并已顺利产出合格化工品。

    公司还通过对萨索尔、壳牌等公司的考察,就费托合成技术生产的中间产品进一步深加工进行了深入了解。费托合成技术生产的中间产品除了可生产成品油外,还可以直接加工生产140多种精细化学品,且市场空间很大,附加值高,效益很好。为此,公司在怀柔研发基地,针对煤制精细化学品继续进行了技术及应用研发工作,共开发了26种高端精细化学品,并对精细化学品项目所涉及的主产品进行了中试,还从国际一流研究所招聘了30余位学科带头人,领导相关化学品的基础研究工作,部分产品的研究已经走在了煤化工行业的世界前沿。

    此外,在积极响应去产能的同时,公司还加快培育先进产能。截至2016年,公司先进产能占比高达95.7%。年产1500万吨的红庆河煤矿和年产600万吨的塔拉壕煤矿在2016年相继投入试生产,使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得到进一步增强。

    (二)优化债务结构和比例是去杠杆过程控制的关键

    减少负债是企业去杠杆化的一项直接措施。伊泰集团于2015年7月成立了集团财务公司,为企业内部成员提供金融服务,通过有效配置内部资源,减少了企业对外部金融机构的资金需求。截至2016年12月31日,伊泰财务公司为上线的成员单位62家,办理各类结算业务2.97万笔,结算金额累计2153.19亿元,其中吸收成员单位存款业务0.38万笔,吸收成员单位存款669.89亿元;办理付款业务2.49万笔,付款金额924.62亿元;办理发放贷款业务9笔,发放贷款金额12亿元;办理协定存款业务13笔;办理通知存款业务6笔,发生额11.58亿元;办理其他结算业务969笔。

    公司还通过申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设置的重大项目专项建设基金的方式,缓解项目建设资金压力,进一步优化了债务结构。

    (三)积极推进B股转A股工作,打通资本市场融资通道从根本上解决“短贷长投”的问题

    随着中国证监会政策引导方向的明确,针对B股存在的问题,公司正在与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中国证监会等部门沟通协调尽快实现B股转A股,争取通过资本市场发行股票,最大限度吸收社会资本,用于生产运营,弥补资本不足,通过增加企业的权益资本达到去杠杆的目的。

    伊泰集团还在进一步完善职工全员持股激励机制,使员工成为公司的股东,减少企业对于负债的依赖性,实现资本多元化。

    (四)和银团联合积极探索债转股

    2016年9月22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是《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的唯一附件。按照文件精神,公司在杭锦旗120万吨/年精细化学品项目上,正在与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就债转股事宜进行对接,但由于政策不完善、退出渠道不畅通,转股定价等问题导致债转股工作进展缓慢。

    五 关于煤炭企业去杠杆的建议

    (一)以提高煤炭企业竞争力为导向制定相关产业政策

    当前,国家实施的一系列去产能政策取得了实效,为煤炭企业去杠杆奠定了基础。煤炭价格得到理性恢复的同时,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去产能政策。一要统筹全国一盘棋研究,科学合理地去产能,以点带面,健康稳步推进。二要对去产能政策的执行情况进行动态评估,特别是对存在的问题予以关注,及时调整产业政策,促进煤炭企业健康发展。三要对于落后的产能、“僵尸企业”,坚决予以关停退出。实践证明,中国煤炭工业只有保持合理的产能结构,才能使企业保持合理的盈利水平。

    (二)多措并举,从政策层面减轻煤炭企业负担

    1993年以前,煤炭企业全部税收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重平均为5.58%(含税收入)。1994年税制改革后,煤炭行业执行13%的增值税税率。2009年煤炭行业增值税税率进一步提高至17%。由于煤炭开采是以资源为劳动对象,原材料、设备购置等进项税抵扣额很小,加上铁路建设基金,远高于其他工业企业,目前煤炭企业产运销环节承担的税费仍较重。建议国家将煤炭企业总税负降低至一般加工和制造企业的实际税负水平,通过减轻企业负担达到降杠杆的目的。一是将煤炭企业增值税税率恢复至原来的13%,或更低一档。同时,扩大增值税抵扣范围。二是取消铁路建设基金。铁路建设基金的收取对企业有较大的影响,建议国家对铁路收费进行科学研究,统筹考虑各地区的实际情况进行区别对待。三是坚定不移贯彻落实李克强总理2017年6月7日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清理能源领域政府非税收电价附加,取消其中的工业结构调整专项基金”,尽快将减税降费政策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

    标签: 转型升级 伊泰集团 去杠杆 优化债务结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神马影院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