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 進展與挑戰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中亞地處歐亞大陸心臟,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核心區域??傮w上看,中亞地區能源資源豐富,能源生產和出口是中亞國家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領域,而能源供給和進口對于保障中國的經濟發展也至關重要,因此,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具有很強的互補性,雙方的能源合作可以促進各自能源出口、能源進口的多元化。積極開展國際能源合作也是保障中國能源安全的必然選擇。從資源分布角度看,中亞國家資源儲量并不均衡,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資源較為豐富(石油資源主要集中在哈薩克斯坦,天然氣資源主要集中在土庫曼斯坦),而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則屬于油氣資源匱乏國家,這也導致中國與上述國家的能源合作水平不一、側重點不同。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起自20世紀90年代,經過近20年的發展歷程,已形成涵蓋資源開發、管道運輸、油品銷售、工程建設、裝備制造等多領域的合作格局。2014年下半年以來,國際油價大幅下跌,這對一些對能源資源依賴程度較高、經濟產業結構單一的中亞國家造成了巨大沖擊;同時,2014年以來,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經濟增長從高速轉為中高速,對能源需求的增長速度也有所降低。在此背景下,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有何新的特點和變化?本文將對此進行闡述。

    一 低油價背景下中亞國家能源政策調整與能源行業變化

    (一)哈薩克調整稅收政策,減輕企業稅負

    2015年3月,在國際油價自2014年6月以來跌幅接近50%的背景下[1],哈薩克斯坦政府將原油出口關稅從80美元/噸降至60美元/噸,降幅25%。2016年1月中旬,哈政府又決定自2016年1月1日起將原油出口關稅降至40美元/噸(哈國民經濟部1月20日第18號部長令)[2]。2月,在借鑒俄羅斯征收原油出口關稅經驗的基礎上,哈國民經濟部宣布自3月1日起實行原油出口關稅浮動稅率制,關稅的稅率根據國際油價的變動確定,在國際油價低于25美元/桶時,原油出口關稅稅率為零??傮w而言,哈薩克斯坦石油企業承擔的稅負較重,哈能源協會執行主席馬卡烏夫指出,“在哈石油企業的稅負水平高達67%”[3]。盡管低油價導致哈政府財政收入降低,但低油價首當其沖影響的是石油企業的經營效益,為支持石油企業可持續發展、保持“造血功能”,哈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降低企業負擔。另外,根據《哈薩克斯坦稅收法典》第307條第4款規定,石油開采企業可為低效、稠油、高含水、低產量油田申請礦產資源開采稅優惠,但長期以來,很少有企業提出申請,原因是能源主管部門審批的程序和時間過長。在低油價背景下,為促進油氣開采企業的積極性,保證油氣產量,2015年8月,哈薩克斯坦政府主動鼓勵擁有低效油田的公司向主管部門提出降低礦產資源開采稅的申請,并計劃向39家企業提供稅收優惠,據估算,該措施將降低這些企業8%的稅負。

    由于俄羅斯經濟衰退和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中短期哈薩克斯坦經濟,包括石油行業將面臨較為嚴峻的挑戰,財政預算也可能需要重新調整。2015年11月30日,哈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簽署2016~2018年國家預算法案,該法案從2016年1月1日生效。哈薩克斯坦財政部部長蘇爾坦諾夫2016年1月12日稱,國家預算收入是基于國際油價40美元/桶、1美元兌300堅戈的匯率做出的,“在目前國際油價跌至30美元/桶的情況下,我們可能需要重新調整預算”[4]。低油價還將影響哈薩克斯坦2016年的石油產量。2015年哈薩克斯坦生產原油(包括凝析油)7940萬噸,同比下降約2%。2016年1月,哈薩克斯坦能源部副部長卡拉巴林指出,在國際油價40美元/桶時,哈原油產量可達到7700萬噸,而如果國際油價跌至30美元/桶,則當年石油產量將降至7300萬噸[5]。從2017年起,隨著卡沙甘油田的復產[6],哈薩克斯坦石油產量將保持增長態勢,至2020年前后將增加至9200萬噸。據哈能源協會預測,該國將在2025年達到石油開采峰值1.06億噸,2030年前后將保持每年9150萬噸的開采水平[7]。

    (二)土庫曼斯坦加快實施天然氣出口多元化戰略

    土庫曼斯坦天然氣資源豐富,是重要的天然氣生產國和出口國。從另一個角度看,土庫曼斯坦經濟產業結構單一,天然氣等能源資源成為其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是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長期以來,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出口通道僅有俄羅斯方向,經過近些年的努力,土相繼開通了通往伊朗、中國的天然氣出口通道。2015年,土庫曼斯坦向中國出口天然氣280億立方米左右,向俄羅斯出口40億立方米,向伊朗出口約50億立方米,同比2014年出口總量下降11%;且由于國際油價下跌、天然氣價與油價掛鉤,土庫曼斯坦出口天然氣價格也大幅下跌,天然氣出口收入銳減。在國際天然氣市場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的情景下,土庫曼斯坦政府加快實施天然氣出口多元化戰略的愿望更加迫切,希望開辟新的出口通道。2015年12月,土庫曼斯坦在其境內啟動建設經阿富汗至印度、巴基斯坦的TAPI管道,并計劃在2018年前后建成投產。TAPI管道途經阿富汗坎大哈市和巴基斯坦木爾坦市到達巴印邊境的印度,全長1800公里,其中土庫曼斯坦境內200公里、阿富汗境內774公里、巴基斯坦境內826公里,需要投資約110億美元;管道設計能力為330億立方米/年。盡管土庫曼斯坦態度堅定,但TAPI管道建設仍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和障礙,如管道建設的投資主體和資金來源沒有保障、阿富汗安全局勢呈現惡化趨勢、管道建設面臨來自伊朗的有力競爭等。

    2015年土庫曼斯坦天然氣行業發生的另一重要事件是12月底土境內的“東氣西輸”天然氣管道建成。該管道起自東南部氣田區多夫列巴特、復興氣田的沙特勒克壓氣站,向西北方向延伸至土里海地區別列克壓氣站,全長800~1000公里,設計輸量300億立方米/年。土庫曼斯坦原計劃將“東氣西輸”300億立方米/年輸量的200億立方米供應給北向俄羅斯的沿里海天然氣管道,剩余100億立方米通過跨里海天然氣管道輸往歐洲。但俄自2009年削減進口土天然氣以來,已無必要修建沿里海天然氣管道,2016年年初,俄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甚至宣布中止從土進口天然氣。同時,由于里海法律地位不確定等因素,土通過修建跨里海天然氣管道經阿塞拜疆向歐洲出口天然氣的前景也不明朗。盡管面臨較為復雜和困難的外部環境,但土庫曼斯坦政府實施天然氣出口多元化戰略的決心很堅定。土庫曼斯坦新的天然氣外輸管道發展態勢如何,尚需要緊密跟蹤觀察。

    (三)烏茲別克斯坦發展天然氣化工步伐減緩

    近年來,烏茲別克斯坦將天然氣化工確定為本國油氣工業重點發展領域,不斷加大吸引外國資金和技術的力度。韓國天然氣化工公司牽頭建設的烏斯丘爾特天然氣化工綜合體于2015年10月建成,項目總投資41.6億美元,天然氣加工規模45億立方米,年產38.7萬噸聚乙烯、8.3萬噸聚丙烯和10.2萬噸裂解汽油,成為中亞最大的聚乙烯生產基地。在低油價背景下,烏茲別克斯坦正在實施的其他兩個天然氣化工項目因融資短缺或經濟性較差實施步伐放緩。一是蘇爾坦天然氣合成油項目(GTL),由UNG(44.5%)、南非SASOL公司(44.5%)和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11%)三方合資建設,項目總投資39.85億美元,計劃每年加工處理35億立方米天然氣,并生產85萬噸左右柴油、30萬噸煤油、40萬噸左右石腦油等油品,將降低烏茲別克斯坦對進口成品油的依賴程度。該項目工程建設由Hyundai Engineering承擔,于2014年1月啟動建設,原計劃在2016年建成投產,但由于融資進展緩慢項目建成時間可能將推遲。二是穆巴列克天然氣化工項目。2012年5月,烏茲別克斯坦國家油氣公司(UNG)即與新加坡Indorama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建設穆巴列克天然氣化工廠,計劃每年生產50萬噸聚乙烯,投資額在25億美元左右。2014年8月,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與UNG和Indorama公司簽署《穆巴列克天然氣化工廠合作備忘錄》,中方有意參與該項目的建設并啟動項目經濟技術可行性研究。但由于油價低迷,目前看實施該項目無經濟性,因此項目暫時中止。

    二 新復雜形勢下中國與中亞能源合作進展

    (一)中亞地區是中國油氣進口的重要來源地

    2015年,中國經濟在“新常態”下中高速發展,全年GDP增速為6.9%,為20世紀90年代以來最低。隨著經濟增速放緩,中國能源消費也出現30年來首次負增長,全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約為43億噸標準煤;同時,能源消費結構有所改善,煤炭比例下降,石油和天然氣的比例分別提高至18%和5.9%。2015年,中國石油消費量約為5.43億噸,同比增長4.8%,石油凈進口量約為3.26億噸,增長5.8%,石油依存度達到60.6%。受經濟增速放緩、氣候溫和、氣價缺乏競爭力等因素影響,2015年中國天然氣需求增速明顯降低,全年消費量約為1910億立方米,同比增長3.7%,增速為近10年來最低;其中進口天然氣量為624億立方米,增長4.7%,對外依存度升至32.7%[8]。在中國油氣進口格局中,中亞地區對保障中國的能源安全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已建成的中哈原油管道、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A/B/C線是我國西北方向建成的重要能源戰略通道。2015年,中國通過中哈原油管道進口原油1080萬噸,“十二五”期間連續5年年輸油量超過1000萬噸,自2006年7月投產至2015年年底,中哈原油管道已累計向國內輸送原油8724萬噸[9]。2015年,通過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A/B/C線進口天然氣約305億立方米(主要來自土庫曼斯坦),占全年進口天然氣總量的50%左右。來自中亞的天然氣已輸送至中國的22個省市地區,用戶超過5億人。隨著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D線的建成通氣、中哈原油管道的改擴建完成,來自中亞的油氣資源在我國能源安全供應體系中的地位將越來越重要。尤其是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D線建成后,該管道將成為中亞地區規模最大的輸氣系統,輸送的天然氣量達到850億立方米/年,可滿足中國國內超過20%的天然氣需求。

    (二)油氣合作主體更加多元、領域不斷拓寬

    2015年,中國與中亞地區的能源合作取得新的進展,除國有石油企業實施的項目外,中國的民營企業開始進軍中亞油氣市場??v觀全年,油氣領域的進展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中哈天然氣管道二期全線建成。2015年12月,中哈天然氣管道二期第二階段(別伊涅烏—巴佐伊)建成,標志著別伊涅烏—巴佐伊—奇姆肯特天然氣管道的全線建成。中哈天然氣管道二期可將哈薩克斯坦西北產氣區的天然氣輸送至南部缺氣地區,并在奇姆肯特與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A/B/C線相連,未來可將哈薩克的天然氣通過該管道出口至中國方向。別伊涅烏—巴佐伊—奇姆肯特管道建成后,哈境內所有天然氣管道即可連成統一的管網系統,包括“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聯盟管道”“中亞—中央天然氣管道”“布哈拉—烏拉爾管道”“布哈拉—塔什干—比什凱克—阿拉木圖管道”“加茲里—奇姆肯特管道”等,哈境內開采的天然氣也可向國內所有地區調運,“完全消除了哈薩克斯坦對進口天然氣的依賴性”,哈薩克斯坦輸氣公司總經理薩立普巴耶夫指出[10]。

    二是中國華信公司與哈薩克斯坦展開有效合作。2015年12月中旬,中國華信能源公司與哈薩克斯坦國家油氣公司(KMG)簽署戰略合作協議[11],協議內容包括華信能源公司將與KMG下屬國際公司(KMGI,重組前名為The Rompetrol Group N.V.)進行股權戰略合作,即華信能源公司收購后者51%股份,交易金額為5億~10億美元。KMGI業務主要分布于歐洲和中亞地區,涵蓋上游資源開發、煉油加工、油品銷售和國內外倉儲及貿易,在歐洲擁有2座煉廠,加工能力550萬噸/年,具有1400萬噸原油貿易資質及運輸能力,在西班牙、法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多個國家擁有上千座加油站,具有油氣勘探、開采、煉油等工程服務總承包能力。

    三是中國吉艾科技公司進入塔吉克斯坦煉油市場。2015年6月初,中國吉艾科技公司宣布將募資10億元人民幣,其中9億元用于新建塔吉克斯坦丹格拉煉油廠項目。6月19日,吉艾科技子公司東營和力投資發展公司與塔吉克斯坦能源和水資源部簽訂《諒解備忘錄》,雙方將建立包括勘探開發、運輸設施建設、油品加工銷售的全面油氣合作關系。丹格拉煉油廠項目位于塔吉克斯坦丹格拉自由經濟區,距離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90公里,距離阿富汗邊境150公里。丹格拉煉廠的煉油能力約120萬噸/年,主要產品為汽油、柴油和瀝青。丹格拉煉油廠的常減壓裝置預計2016年投產,并逐步產出成品油,項目預計于2018年完全達產。

    (三)能源領域產能合作取得突破

    國際產能合作是中國“走出去”戰略的新版本,主要通過對外直接投資等方式將中國的優質產能復制到國外,既有利于中國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升級,又能滿足伙伴國家對基礎設施建設的需要和對先進裝備的需求。產能合作的概念源自于2014年年底中哈兩國達成的產能合作共識,2015年,兩國啟動實質性合作,先后簽署了多份產能合作文件,形成第七輪早期收獲項目清單,涉及52個項目241億美元,樹立了可復制、可推廣的雙邊產能合作樣板。能源領域的國際產能合作前景廣闊,中國在核能、煤化工、風能、太陽能等領域擁有獨立自主、較為先進的技術,在能源裝備,包括油氣設備、管材、電力設備等方面有獨特的競爭優勢。在中哈擬開展的52個產能合作項目中也有涉及能源裝備制造的合作。2015年8月底,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與哈薩克斯坦合作伙伴簽署了關于在哈薩克斯坦建設大口徑管廠的協議。該廠位于阿拉木圖工業園區內,項目總價值超過1億美元,成為中哈在能源合作領域新的亮點。

    三 中國與中亞能源合作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國際油價下跌和盧布大幅貶值,對中亞國家經濟發展造成了沖擊。加強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是中亞國家的迫切愿望,也符合雙方的利益。能源合作可成為中亞國家與中國合作的“引擎”和“火車頭”。中國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設想的提出,為雙方進一步深化能源領域合作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2015年3月,國家發改委、外交部等部門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標志著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進入實質性實施階段。在此“愿景和行動”中,能源合作方面的內容是要加大油氣資源勘探開發合作,推進能源資源就地就近加工轉化合作,加強能源資源深加工技術、裝備與工程服務合作,形成能源資源合作上下游一體化產業鏈;加強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合作,共同維護輸油、輸氣管道等運輸通道安全。這些合作內容符合中亞國家能源工業發展的需要,為雙方能源合作確定了重點方向,中國的能源企業將在上述框架內加強在中亞地區的合作。

    盡管中國與中亞國家的能源合作已取得了重要進展,但是合作潛力仍然很大。在加強合作的愿景下,在中亞地區開展能源合作也面臨諸多挑戰。

    (一)中亞地區的經濟風險上升

    受低油價和俄羅斯經濟衰退、盧布貶值的影響,2015年中亞地區主要資源國貨幣均出現不同程度的貶值。2015年年初,土庫曼斯坦央行宣布本國貨幣馬納特對美元匯率從2.85跌至3.5,跌幅達18.6%;2015年1月,烏茲別克斯坦蘇姆的官方匯率為2430蘇姆兌1美元,到2016年變為2821蘇姆兌1美元,貶值幅度達16%以上,而黑市兌換價已高達5850~6180蘇姆兌1美元;近一年多來,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的貨幣貶值幅度也超過25%。貶值最大的貨幣是哈薩克斯坦堅戈。2015年8月20日,哈薩克斯坦央行啟用匯率自由浮動機制,當日美元匯率即從1美元兌188.38堅戈飆升至1美元兌255.26堅戈,堅戈貶值幅度達35.5%,2016年1月1日,美元兌堅戈匯率更是升至343.11堅戈兌1美元[12]。中亞各國貨幣貶值的主要原因是低油價導致主要資源國(俄哈土)油氣出口收入減少、財政收入降低,且由于中亞國家與俄羅斯相互之間經貿往來密切,盧布貶值導致中亞國家本幣貶值的連鎖反應。中亞國家的貨幣貶值導致中國石油企業在該地區的生產經營遭受諸多損失。在國際油價中長期保持低位、中亞國家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該地區的經濟風險持續上升,貨幣進一步貶值的可能性仍然存在,這些將對石油企業開展能源合作造成較大的負面影響。

    (二)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與能源合作

    歐亞經濟聯盟由俄白哈關稅同盟發展而來,于2015年1月1日正式成立,是區域性一體化組織,其做法是在經濟聯盟內部,取消內部關境,對外實現統一關稅政策,同時還在聯盟框架內實現商品、服務、資本、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最終形成統一的市場。歐亞經濟聯盟在區域合作模式上采取兩種方式:一是逐步吸收新的成員國,目前已有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亞美尼亞五國為正式成員國,塔吉克斯坦等國也在考慮加入的可能性;二是聯盟積極探討與其他國家和地區建立自由貿易區,如2015年5月底,越南與俄羅斯等五個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正式簽署了《越南與歐亞經濟聯盟各成員國自由貿易區協定》。此外,泰國、印度、以色列、中國等國也表達了與歐亞經濟聯盟建立自由貿易的愿望。毋庸置疑,歐亞經濟聯盟在歐亞大陸—中亞地區的區域經濟發展中將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作為中國發展與周邊國家關系的重要構想,2013年9月,習近平主席在出訪哈薩克斯坦時提出了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倡議。能源合作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最大“引擎”,能源通道的建設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關鍵內容之一。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提出后,俄羅斯并未積極回應,有俄羅斯學者甚至認為該倡議挑戰了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將對歐亞經濟聯盟產生排斥、擠壓和替代效應,中俄在中亞地區可能發生利益沖突等。隨著對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的認識和理解逐漸深入,俄消除疑慮并表示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中俄雙方在2015年5月初發表了《中俄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中國商務部與歐亞經濟委員會建立了溝通交流機制,并啟動商簽《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經貿合作伙伴協定》進程。兩者的有效對接,可以給中國和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經濟增長注入新的動力。如何對接、在哪些領域對接,成為很多學者研究的議題,有中國學者提出應在優勢互補的產業和領域優先實現對接合作,例如可在互聯互通、能源合作、貿易合作、產能合作等領域先行進行對接合作[13]。

    歐亞經濟委員會認為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可促進歐亞地區交通走廊、物流中心和樞紐的建設。2016年2月3日,交通和基礎設施司首次召開了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在交通和基礎設施領域可能對接項目的編制討論會。[14]

    在能源領域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是否有對接的可能性?如何對接?答案并不明朗。2016年2月12日,歐亞經濟委員會理事會批準了《構建歐亞經濟聯盟統一天然氣市場的設想》,各國將在天然氣對內銷售、出口價格、管網設施利用等方面協調立場。根據該設想,在2018年前將制定構建統一天然氣市場的規劃。在此基礎上,聯盟成員國將另行簽署旨在建立統一天然氣市場的國際條約,并保證在2025年1月1日前生效適用。此外,在2015年12月6日,歐亞經濟委員會執行機構通過了《構建歐亞經濟聯盟統一原油和成品油市場的設想》的草案,對形成統一的原油和成品油市場同樣規定了實施的時間節點。在歐亞經濟聯盟內建立統一的石油和天然氣市場后,是否會對中國與中亞地區的能源合作產生影響,這值得進一步關注和研究。

    (三)美日等國競爭與能源博弈

    2015年中亞地區地緣形勢發展的新態勢是美日加強了與中亞國家的合作力度。先是10月下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當選首相后首次訪問中亞五國。這是日本首相歷史上首次訪問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也是日本首相第一次同時到訪中亞五國。10月底,美國國務卿克里遍訪中亞五國??死镌跒跗潉e克斯坦舉行的中亞五國外長會議上發表了宣布美國將啟動與中亞的“C5+1對話機制”(中亞五國+美國),并推動一系列新的援助計劃,加大了對中亞地區的投入力度,來自美日等國的能源博弈加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訪中亞,能源合作是重點,并呈現兩個特點:一是“官民一體”,政府與民間企業聯合出擊;二是以本國的能源技術、設備、資金方面的優勢換取能源,力圖與能源生產國建立多層次的能源合作關系。在安倍訪問土庫曼斯坦期間,日本企業與土方簽署多項合作協議,總金額達180億美元左右。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日本財團(Mitsubishi,Chiyoda,Sojits,Itochu和JGC)與土庫曼斯坦天然氣康采恩簽署了開發復興氣田三期的協議。復興氣田三期是TAPI(土庫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氣管道的氣源地。美國也支持TAPI管道的建設,其中既有鼓勵中亞國家能源出口多元化、打破俄羅斯壟斷地位的地緣政治考量,也有分化中亞國家氣源、牽制中國的戰略意圖。中亞地區能源博弈更加激烈,中國與中亞國家的能源合作面臨的競爭壓力加大。

    (四)與中亞能源合作亟待建立多邊協調機制

    中國與中亞能源合作緊密,已簽署大量的雙邊政府間、企業間能源合作協議,并建成了中哈原油管道、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A/B/C線。中國與中亞油氣運輸管道的建設對絲綢之路經濟帶能源合作的意義重大,共建管道是油氣資源國、消費國、過境國對長期能源供應、需求、過境運輸的承諾。當前,中國已在中亞地區開展了富有成效的雙邊能源合作,在合作項目實施初期雙邊推動比多邊協調更為有效。但為保證油氣管道的長期穩定運行,中國亟待本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立足當前、放眼長遠”的原則建立多邊能源合作協調機制,一方面可避免油氣資源國、管道過境國能源政策變化帶來的不利影響;另一方面也可以促進能源生產國、過境國、消費國之間的協商溝通,解決各自關切,形成能源利益共贏與合作的局面。隨著與中亞國家能源合作的深入,中國也面臨協調平衡不同國家之間利益和矛盾的局面。如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A/B/C/D四條線)是中國與中亞國家開展多邊能源合作的重要項目,在與資源國、過境國協商管道建設和運營的過程中,中國需要統籌協調,開展能源外交,以求同存異、平衡利益,最終保障管道的安全平穩運行。在哪些國家間建立、建立何種功能的多邊協調機制,這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問題。有學者提出以上海合作組織作為主體框架,在此框架內建立“能源俱樂部”較為適宜,并提出了具體的合作模式[15]。筆者認為,中國在中亞地區的能源合作,由于不涉及與俄羅斯的合作,且作為重要資源國的土庫曼斯坦并非上合組織成員國,因此多邊協調機制宜在中國與中亞五國之間探討建立,主要在能源信息共享、政策溝通、事故應急處理、爭端解決等方面建立協調溝通機制。

    標簽: 中國 現狀 中亞 挑戰 能源合作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