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網

    2000~2014年湖南工業增速與關聯指標分析報告

    meihuagong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規模工業增速作為工業經濟領域的核心指標之一,是監測工業經濟短期運行、實施宏觀調控的重要依據,也是研究經濟周期運行、制定中長期發展政策和規劃的重要參考。從國內外宏觀經濟形勢和湖南經濟發展實際出發,結合GDP、規模工業主營業務收入、貨運量、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出口、工業用電量等關聯指標的變化,對2000年以來湖南規模工業增速進行分析。

    一 規模工業增速與GDP增速

    2000年以來,隨著工業化進程的深入推進,特別是十六大提出“走新型工業化道路”和湖南省第九次黨代會把加速推進新型工業化作為富民強省“第一推動力”,湖南工業駛入發展快車道,總量增長與轉型升級齊頭并進,內生動力較快提升,工業經濟對國民經濟的支撐作用日漸顯著,規模工業增加值從2000年的547億元增長至2014年的10488億元,年均增速達18.3%,比同期湖南GDP年均增速和全國規模工業年均增速分別快6.7個和4.8個百分點,明顯高于湖南經濟和全國工業平均水平,昔日“農業大省”正加快向“工業大省”轉變。

    2000年:由于湖南工業基礎較差,規模工業增速為13.6%,工業占GDP比重小,規模工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僅有14.8%,遠低于26.5%的全國平均水平。

    2001~2004年:雖然規模工業增速提高到24.1%,但工業經濟對GDP的拉動作用有限,兩者增速差距擴大到12.1個百分點,工業占GDP的比重與全國平均水平的差距也在拉大,至2004年已達18.8個百分點。

    2005~2007年:隨著工業持續平穩較快發展,工業經濟日益成為拉動GDP增長的主導力量。2007年,規模工業增速和GDP增速達到頂點,分別為24.3%和14.4%。

    2008~2011年:2008年,受金融危機影響,外需驟減,投資增速回落,消費預期不穩,工業產品價格大幅下跌,企業銷售困難、庫存高企,規模工業增速和GDP增速雙雙回落,分別滑至18.4%、12.8%。2009年,受國家4萬億投資強刺激,基礎設施、房地產和民生工程建設等全面鋪開,極大帶動了湖南工程機械、鋼鐵、石化、冶金、建材等優勢產業發展,企業生產經營逐漸恢復正常,庫存逐步消化,規模工業增速和GDP增速迅速回升,2010年達到新的頂點,分別為23.4%、14.5%,規模工業增速高出GDP增速也基本維持在8%左右。工業增長對GDP增長貢獻不斷加大,2011年工業增長對GDP增長貢獻率達到56.1%,規模工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提高至40.3%,首次超過全國平均水平0.3個百分點。

    2012~2014年:受市場需求不振、產業結構調整、淘汰落后產能等多重因素制約,工業增速下滑明顯,與GDP增速差值逐年縮小。特別是2014年,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增速換擋特征明顯,規模工業增速創下自2000年以來新低,GDP增速也回落至2003年以來的最低點,兩者差值僅有0.1個百分點。同時,規模工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趨于穩定,基本維持在40%左右,分別為39.6%、40.0%和38.8%,高出全國平均水平1.1個、3個和3個百分點。

    據測算,2000~2014年,規模工業增速與GDP增速的相關系數為0.749,達到強相關程度。由于兩者相關系數呈上升趨勢,規模工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及兩者增速差值將進一步穩定。

    二 工業增速與工業用電量、貨運量增速

    (一)全部工業增速與工業用電量增速

    電力需求變化是工業經濟運行的“晴雨表”和“風向標”,也是評估工業生產綜合水平的重要依據。2004~2014年,湖南工業用電量從408億千瓦時增長至896億千瓦時,年均增速8.1%,低于同期工業增速7.9個百分點,單位工業增加值用電量從0.23千瓦時/元降至0.08千瓦時/元,工業用電效能得到有效改善。這既是湖南省大力調整產業結構、加快構建多點支撐產業格局所帶來的積極變化;也是工業領域節能減排、能源消費結構持續優化所取得的可喜成績。

    2004~2007年:湖南工業增速與工業用電量增速變化趨勢基本保持一致,增速曲線相關度較好。

    2008~2014年:從2008年底開始,國家實施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湖南省也上馬了一大批工業投資項目,隨著產能釋放,2009、2010年工業用電量增速大幅攀升,2010年達到20.7%的峰值。從2011年開始,在加速淘汰落后和化解過剩產能、加快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等政策措施的直接推動下,湖南省傳統的鋼鐵、有色、冶金、建材等高耗能產業快速擴張的勢頭得到有效遏制,而工程機械、電子信息、汽車及零部件、生物醫藥等能耗低、附加值高的新興產業則取得快速發展。2014年,湖南產業結構優化明顯,規模工業增加值中,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比重為29%,同比提高3個百分點;高加工度工業的比重為36.6%,同比提高1個百分點;高技術產業的比重為10.3%,同比提高1.3個百分點;六大高耗能行業的比重為31.2%,同比下降0.4個百分點;專用設備制造業,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的比重分別達到6.83%、5.21%、3.70%、6.33%,比2005年分別提高2.98個、1.14個、0.89個、4.89個百分點。同時,工業企業通過技術改造、管理挖潛等,提升用能效率,降低生產成本。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1~2014年,工業用電量增速開始下降,單位工業增加值用電量進一步降低,2012年首次降至0.1千瓦時/元以下,2014年為0.08千瓦時/元。

    電是工業生產重要的生產要素。據測算,2004~2014年,全部工業增速和工業用電量增速達到強相關程度,相關系數為0.709。這說明透過工業用電量增速的變化可以較好地預測工業增加值增速的變化。

    (二)全部工業增速與貨運量增速

    2005年以來,湖南貨運量增長較快,2014為226052萬噸,是2005年的2.93倍,年均增長11.8%,低于同期全部工業增速4.2個百分點。

    2005~2008年:全部工業和貨運量在經歷快速增長后增速于2007年達到頂點,但受2008年金融危機沖擊迅速跌落。主要是因為社會物流中工業品占90%以上,工業產品中礦石、煤炭、農產品等原材料和有色金屬、水泥、鋼材等初級加工產品又占較大份額,如鐵路大宗物資運量中,煤炭、石油、鋼鐵、非金屬礦物制品等產品占50%左右,且運量增速較為穩定。

    2009~2014年:隨著固定資產投資較快增長,基礎設施建設所需工程物資量增加,全部工業和貨運量增速于2010年達到新的頂點。但2011年以來,隨著重大項目投資陸續完工以及產能過剩矛盾顯現,全部工業增速和貨運量增速逐年回落,兩者的差值逐漸縮小,如2012、2013年分別為0.1%和0.6%,遠低于2005~2011年8.9%的平均水平。這一階段的明顯特征是結構優化推動工業增速明顯高于貨運量增速,主要表現在圍繞加快構建多點支撐產業格局和產業結構進行戰略性調整,貨運量小、產品附加值高的高加工度工業和高技術產業,特別是裝備制造、電子信息、汽車及零部件、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快速崛起,逐漸成為湖南省工業增長新的重要支撐。至2014年,規模以上高加工度工業和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合計占到規模工業的46.9%。這些產業產品單位貨運量提供的工業增加值遠高于傳統產業,以較小的貨運量支撐了規模工業的較快增長。

    據測算,2005~2014年,全部工業增速和貨運量增速達到強相關程度,相關系數為0.743。這說明透過貨運量增速的變化可以較好地預測工業增加值增速的變化。

    三 規模工業增速與投資、消費和出口增速

    (一)規模工業增速與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

    市場經濟中,投資是經濟增長的直接動力,保持適度的投資增速、合理的投資結構能支撐經濟較快發展,提升經濟運行質量。

    投資歷來是拉動湖南省經濟增長的主導力量。2002~2014年,湖南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持續快速增長,2014年為21951億元,是2002年的16.2倍,年均增長27%;其中工業投資表現尤為搶眼,年均增速高達33.4%,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也從2002年的20.3%提升至2014年的41.5%。

    2002~2009年:規模工業增速與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變化趨勢大體保持一致,且隨著工業投資所占比重逐步增加,可以發現該一致性愈加明顯。

    2010~2014年:隨著產能過剩矛盾顯現并日益突出,尤其是為單純擴大產能上馬大量重復建設項目,部分行業同質化競爭加劇、產品價格疲軟等問題逐漸暴露,投資回報率出現下降、投資邊際效益明顯降低,投資對工業經濟增長的拉動力也逐步減弱。經濟增長動力逐漸由依賴要素驅動向更多依靠創新驅動轉變。受此影響,盡管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在放緩的同時依舊保持在較高水平,工業投資占比也基本穩定在40%左右,但是規模工業增速仍出現了明顯回落。

    據測算,2002~2014年,規模工業增速和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相關系數為0.377,呈弱相關態勢。

    (二)規模工業增速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

    2000年以來,隨著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消費品市場生機勃勃,私營個體經濟蓬勃發展,逐步形成了多層次、多元化、多渠道的城鄉市場新格局和網絡化、現代化、國際化的商品流通新體系。湖南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也從2000年的1365億元增長至2014年的10082億元,年均增速為15.4%。

    2000~2008年:隨著收入的持續增長(2008年湖南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分別是2000年的2.2倍和2.1倍),湖南省居民消費能力不斷提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由2000年的11%提升至2008年的22.7%。消費需求的釋放,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工業經濟增長,同期規模工業保持了26.4%的年均增速。

    2009~2014年:消費市場發生變化,一方面,受國際金融危機沖擊、房價過快上漲等多重因素制約,居民消費意愿開始下降,市場有效需求出現不足,居民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由2011年最高6%以上回落到2014年2%以下;部分企業采取以價換量的方式維持生存,加之企業技術創新及生產工藝水平不斷提高,工業消費品價格總體呈下滑態勢,導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從2009年的19.3%逐年回落至2014年的12.8%。另一方面,隨著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消費更趨多元,汽車、通訊電子、健康養老等成為新的消費熱點。而受制于自身產業結構特點,新的消費熱點對湖南工業經濟增長的支撐作用并不明顯,2012年開始規模工業增速低于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隨著新常態下經濟增長更多依賴消費需求拉動,2014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保持平穩增長,增速已超出規模工業增速3.2個百分點。

    據測算,2000~2014年,規模工業增速和消費增速呈中等程度相關,兩者相關系數為0.474。

    (三)規模工業增速與出口增速

    湖南省規模工業增速與出口增速關系主要表現為:

    一是出口對規模工業增速貢獻有限。受區位、傳統、產業結構等因素影響,湖南省經濟外向度較低,出口規模偏小。2014年出口總額200億美元,占全國出口總額的比重僅為0.86%,遠低于廣東、江蘇等沿海發達省份,在中部地區的排名也相對靠后。

    二是出口增長較快。2000年以來,湖南省在著力優化產業結構的同時,工業走出去步伐也持續加快。2000~2014年,湖南出口保持了年均19.4%的增長速度,尤其是以中聯、三一、藍思科技、株洲南車為代表的優勢骨干企業積極參與全球分工和跨國并購,工程機械、軌道交通、電子信息等領域工業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不斷提升,有力帶動了出口增長,出口總額占全國的比重從2010年的0.5%逐年提升至2014年的0.86%。

    三是出口增速波動幅度明顯。湖南省出口產品主要以機電產品、有色金屬、鋼材、農產品以及紡織服裝、煙花爆竹、日用陶瓷等產品為主,出口增速波動在-34.7~44.3%區間。如2009年,受國際金融危機沖擊,外需大幅萎縮,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出口增速由上一年的29.1%驟降至-34.7%。2014年,在貿易對象更加多元化、外貿自主發展能力逐步增強、出口商品結構優化升級等利好因素的帶動下,湖南出口逆勢上揚,同比大幅增長33.9%。

    總之,受制于上述出口總量偏小、出口增速波動過于頻繁等因素,2000~2014年,規模工業增速和出口增速之間的相關系數僅為0.132,相關性極不明顯。

    四 規模工業增速與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效益指標增速

    PPI作為判斷經濟走向的先行指標,其高低直接反映出市場需求的變化。同樣,市場需求信息也會直接反映在PPI的變化上,進而傳導到生產領域。比較數據可以看出,規模工業增速的快慢受PPI的影響較大:PPI較高的時期,往往也是規模工業增速較快的時期,如2007年、2010年、2011年,因為價格反彈時,市場需求旺盛,企業獲利增加,生產速度加快,規模工業增速就會隨之加快。而2012年以來,市場需求疲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PPI出現危機過后的持續負增長,湖南規模工業增速創危機之后的新低??梢?,PPI的變化對企業經營者信心、未來預期以及地區經濟增速的快慢都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據測算,2006~2014年,規模工業增速和PPI兩者相關系數為0.535,呈中等程度相關。

    2006年以來,湖南省規模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和規模工業利潤總額高速增長。至2014年,規模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已達33303億元,是2006年的5.8倍,年均增速25.5%,超過同期規模工業年均增速7.8個百分點;規模工業利潤總額達1523億元,是2006年的5.7倍,年均增速24.3%,超過同期規模工業年均增速6.6個百分點。2006~2014年,規模工業增速與主營業務收入增速之間的相關系數高達0.858,呈極強相關;規模工業增速與利潤總額增速之間的相關系數為0.748,也達到了強相關程度。但受PPI影響,三者增速波動幅度各異,主要表現出以下三個特點。

    一是在PPI處于高位的年份,如2007年、2008年、2010年、2011年,規模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增速明顯高于規模工業增速,二者增速相差16個百分點左右。在PPI下降的年份,如2009年、2012年、2013年,二者增速接近。

    二是主營業務收入增速變化延后于規模工業增速。由于企業生產交易包括簽訂訂單、組織生產、確認銷售等環節,特別是大型設備等產品生產周期較長(往往超過半年以上),當年生產的成品往往下一年交貨,導致主營業務收入增速波動延后于規模工業增速。如2008年,規模工業增速下滑到18.4%的低谷,主營業務收入增速到2009年才回落到18.7%;2010年,規模工業增速上升到23.4%的峰值,主營業務收入增速到2011年才達到41%的頂點。

    三是利潤增速波動幅度比規模工業增速和主營業務收入增速劇烈。在主營業務收入增長較快年份,如2007年、2010年和2011年,由于企業生產的規模效應帶來效益的大幅提高,2007年規模工業利潤總額增速高達70.1%;在主營業務收入增速放緩年份,如2008年、2012年、2014年,企業為維持一定庫存仍然保持生產和成本支出,導致利潤總額增速急劇下降,2008年為-14%,2012年為10.5%,比上年下滑33.4個百分點。2014年,受支柱行業增長乏力、部分新興行業增收不增效、企業期間費用上漲、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連續33個月下降等因素影響,利潤出現自2008年金融危機后首次負增長。

    標簽: 工業 增長 湖南省 規模 2000~2014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神马影院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