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化工网

    山西省国有重点煤炭企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成本调研报告

    admin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山西作为煤炭生产大省,国家重要的能源供应基地,含煤国土面积6.2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土地面积的40.4%。煤炭产业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不仅对山西经济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全国经济发展也发挥着重要的保障作用。截至2015年底,全省已累计查明的煤炭资源储量约为2970亿吨,保有查明资源储量为2709亿吨,占全国总量的17.3%,居全国第三位,主要分布于大同、宁武、河东、西山、霍西、沁水六大煤田,另外浑源、五台、垣曲、平陆、繁峙、灵丘、广灵、阳高八个煤产地也有少量分布。截至2017年底全省共有生产煤矿613处,合计产能90980万吨/年,其中,五大集团共有生产煤矿175处,合计产能35040万吨/年。山西焦煤集团42处,合计产能8625万吨/年;大同煤矿集团42处,合计产能8515万吨/年;阳煤集团26处,合计产能5640万吨/年;潞安集团32处,合计产能6530万吨/年;晋煤集团33处,合计产能5730万吨/年。

    一 山西煤炭企业成本特点及存在问题

    (一)人工成本占比较高

    煤炭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大部分作业依靠人工进行,导致企业人工成本高。尽管随着科技进步,五大集团公司新型矿井用人数量明显减少,人工费用有所下降,但由于成立时间长,存在不少老矿井,这些老矿井开采条件差,生产系统复杂,且历史上形成的企业职工及家属数量庞大,导致各集团至今承担着大量的社会职能,生产效率低,生产成本高。比如阳煤集团煤炭成本中,职工薪酬吨煤161元,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的三分之一;同煤集团的老矿井,人工成本已经占到生产成本的55%以上。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展以来,五大集团去产能矿井关闭后,原有煤矿人员由于劳动技能单一,且年龄偏大,大都主要是靠集团公司内部分流安置解决。随着去产能的逐步推进,今后需安置人员的数量在逐步增加,靠企业内部挖潜安置富余人员空间有限;但为了保证矿区稳定,集团公司还需继续承担留守人员、周边居民生活起居等经济责任和社会稳定责任,无形中加剧了集团公司人员成本负担。

    煤矿企业“三供一业”移交后,尽管对降低集团的成本有一定成效,减少了部分运行费用,但是人工成本没有随着“三供一业”的移交发生明显改变,人员仍然多数留在集团公司内部。以同煤集团为例,“三供一业”移交后,从业人员与同煤集团感情深,不愿意随机构分流,基本在企业内部流动安置,所以集团的人工成本并未实质性减少。据了解,人工成本占运行费用的比重仍然达到55%,其中,“五险一金”在人工成本中占比达到33%。

    (二)财务费用居高不下

    去产能煤矿的银行债务由集团继续承担,导致财务费用居高不下。2016~2017年山西省化解过剩产能关闭煤矿52座,有41座为股份制煤矿;2018年计划关闭的35座煤矿中,有24座为股份制煤矿。2016~2018年三年内关闭退出煤矿中股份制煤矿占到74.7%。

    列入去产能实施方案的股份制煤矿均为省属国有煤炭企业控股、民营企业(或个人)参股的煤矿。股份制煤矿之前的建设投入资金绝大多数由控股的主体企业(省属国有煤炭企业)担保直接或间接向金融机构贷款,再以委贷或垫资方式拨付给各煤矿,大部分金融债务几乎全部由集团公司承担,去产能煤矿自身直接对应的金融机构债务很少??缶乇胀顺龊蟠蟛糠肿什薹ㄊ褂?,难以变现或变现产生的现金流有限,民营股东又难以按股权比例承担相应的债务。因此,关闭煤矿债务均转嫁给控股主体企业,集团公司需要继续承担这些企业银行债务的正常付息、接续,造成集团公司债务负担持续增加。因此,集团公司的财务费用负担并未随去产能煤矿的退出而减轻,资产负债率仍然较高,财务费用仍然居高不下,影响了再融资。

    客观地讲,目前大部分金融机构对煤炭企业融资、授信审批持审慎态度,包括政府力主的“债转股”也落地难,而且已落地的大多数是“明股实债”,使得煤炭企业的融资难度加大,融资利率持续上行,导致煤炭企业融资成本不断上升。债券融资方面,投资机构对煤炭企业的评级(内部评级)均不高,中长期债券发行困难,永续债发行难度极大。

    (三)税费负担较重

    一是增值税及其附加税税负一直较重。2009年1月1日起我国将煤炭产业增值税率由13%调为与一般制造业相同的17%(2018年5月1日起降至16%)。与制造业相比,煤炭产业原材料的消耗在整体成本的投入中占

    标签: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降成本 山西省国有重点煤炭企业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神马影院午夜